账户登录 立即注册
忘记密码?

通过注册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条款和条件

「歡迎光臨!」百貨公司接待小姐親切地打招呼,午后的殺戮戰場擠滿了殺紅眼的太太、小姐們。

人擠人的大廳一角:「小姐你好,請問有什麽是我可以爲你服務的?」年輕迷人的JULIA 正熱情地和顧客互動著。

親切地笑容出現在著淡妝的瓜子臉上,配合著靈動勾人的鳳眼,俏麗的短發和健康小麥膚色,呈現運動系女孩的特色,使她在人群中特別顯眼;俐落的素色制服雖然只露出一截美腿,但還是包不住34D.23。34的好身材,緊實地雙峰和翹臀,聯手撐起合身的制服曲線,令人想一窺衣料下的遐想。

野豔惹火,正是男人對她的第一印象。

白天認真站滿8小時的專櫃小姐,到了晚上,則是化身性感的小惡魔,不斷地誘惑和捕獵著男人。從來不缺男友的她,卻也漸漸地玩膩了傳統的性愛,在電腦桌前,心底深沈的叛逆欲火,正一點一點地被激發出來,順著血液,慢慢地從毛細孔擴散出來。

平凡的深夜,當所有人都熟睡時,正是夜行的小惡魔窺探獵物的時間,獨自窩在自己房間的JULIA ,四周甯靜黑暗,只有電腦螢幕的亮光照映在她一絲不挂的胴體上,黑暗中發亮的雙眼,右手不斷地敲擊鍵盤,左手順勢撫摸著氾濫成災的花瓣,靈動調皮的香舌劃過干燥的豐唇。

「呵!喝!」時輕時重的嬌喘自口中發出,無論哪個正常男人撞見這活色生香的一幕,定會令人血脈噴張把持不住。

而此刻,面頰潮紅的JULIA ,正緊盯著螢光幕,用時下最流行的即時通,一句一句的和CK與阿鋒兩男聊著天。早已認識半年多的默契,加上隔著光纖的安全感,小則生活點滴;大則性愛3P ,彼此之間無話不談。

在這對現實生活中麻吉檔的聯手攻勢下,日積月累,JULIA 其實對兩人也頗有好感,當然,她很清楚這兩個家夥每天拚命地勾引自己,爲的就是令他們垂涎三尺的肉體。然而這一切的虛幻誘惑,卻也讓JULIA 自己興奮不已。

「噹!噹!」終于,按奈不住的兩頭餓狼敲來了要求見面的訊息,知道遲早會有這天的JULIA 心中有猶豫也有期待,看著先前充滿挑逗的淫穢內容,左手食指不由得更深入大腿內側。

同時,右手按下ENTER 鍵,心中僅存的理智也被欲望所吞噬,SEND出:「那就這個禮拜六晚上來找我吧!我會盡地主之誼,滿足你們所想要的一切。」

這夜,輾轉難眠的JULIA 獨自躺在床上,背叛男友的罪惡感和偷嘗禁忌的快感,在體內激烈地交纏著,本該是對立的兩種感覺,此刻卻像是里應外合一般,將興奮的感官刺激到最大化。早已痙攣扭動的嬌軀,將胯下按摩棒電源開到了最大,閑不下的小嘴也吞吐著自己另一支珍藏,伴隨著情緒的起伏,升高的氣溫,揮發掉濺射的淫汁,使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狂野費洛蒙。

星期六下午5點58分,忙碌地百貨公司摩肩接踵,亮麗地玻璃櫃台底下,正有一雙著黑色細高跟的美腿,隨著時間而躁動不安,焦慮地磨蹭著覆上黑色網襪的大腿根部,眼看害羞的黏液就要從引人遐想的深處中,沿著光滑肌膚順流而下。

「六點了!JULIA 你今天不是有事要先走?」善解人意的店長救了她一命。

因害羞滿臉通紅的JULIA 只覺得如釋重負:「我先走了,拜拜!」拎起包包,頭也不回地夾著濕透的丁字褲,快步離去。

一進家門,連鑰匙都忘記挂,JULIA 沿路褪去穿了一天的制服和貼身衣物,直達最神秘也最令男人失去定力的衣櫃夾層,瞬間,混合著薰衣草香和女人香的氣味,致命地揮散在空氣中。

「到底該穿哪件去便宜哪兩只色狼呢?」看著琳瑯滿目的性感內衣,JULIA問著自己「天使專屬的白色蕾絲馬甲」又或著「惡魔限定的黑色镂空吊帶」

如何才能叫忠實又飢渴的性奴們,臣服于自己高貴的腳下,命令他們將濃稠的精液,毫不保留地注入在自己濕暖的花心深處。

想到赴約的時間,最終,JULIA 穿上罩杯挖空露出乳房,只剩下鋼圈和蕾絲邊的性感胸罩,從背部看過去好像是一件正常的內衣,其實前頭大有文章;

內褲則是鑲有水鑽的薄紗丁字褲,里面濃密的森林清晰可見,誘人至極,在配上一件背部全裸的小可愛肚兜,和短到不能再短的粉紅小熱褲,這才畫上淡妝,開開心心地去赴約了。

PM七點半,約定的時間,車來人往的忠孝路上,因爲周末假日,精華區熱鬧非凡。站在路口7-ELEVEN的她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潮,雖然見過照片和通過電話,彼此熟稔的程度甚至更勝同窗好友,但是,就像一般的網聚一樣,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,完全表露在JULIA 的臉上。事實上,撇開性愛不講,三人算的上是不錯的朋友。

「請問你是JULIA 嗎?」細微的聲音自背后傳來,轉身,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約173CM,身型較瘦,帥勁的西裝外套搭配抓皺牛仔褲,左耳挂著水鑽耳環,帶點嘻哈風的男子,不就是CK嗎?在他身后的是,身著簡單的棉質汗衫,刁著粗框眼鏡配上招牌笑容的可愛男生阿鋒。光從外表來看,酷酷帥帥的CK和老實可愛的阿鋒怎樣都跟待會兒的秘密遊戲搭不起來。

知道自己被耍了的JULIA 對著兩位帥哥就是一陣粉拳:「好啊!我還以爲你們遲到了,原來是先偷偷地觀察我。」

「好好好!大小姐饒命,我們不是故意的,這世界上神經病這麽多,誰知道照片是不是騙人,只好出此下策。」首當其沖的CK連忙求饒。

「是是是!對不起,待會讓我們哥兒倆好好補償你,好嗎?」早已躲到五步之外的阿鋒趕緊幫腔,深怕自己的兄弟出師未捷身先死。

「那好吧!諒你們也暫時不敢耍花樣,現在本小姐餓了,還不快快引路。」

看著他們兩個一搭一唱,不正經的現場演出,JULIA 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彷彿今天開的是同學會,而不是禁忌聯誼。

其實CK和阿鋒早就在百步之外的知名義大利餐廳定好位了,一切女士優先的兩人,熟門熟路地帶位、拉椅子、鋪餐巾、點菜,令JULIA 驚訝的是,想不到戲谑的他們,竟也有如此紳士,身谙女性心態的細膩一面,連過去片語帶過愛吃茄汁海鮮SPAGHETTI ,也被細微地記了下來。

閑聊中,男生們也覺得不可思議,驚訝著彼此的第一次見面,平常素未蒙面的網路上,比誰都大膽的JULIA ,本人雖然性感不減,但現實中言談十分淑女,完全一反網路豪放女的作風。

或許是年輕人熟的快,大家越聊越起勁。忽然,坐在靠窗的阿鋒騷動了一下,臉上一閃而過詭異表情。察覺好兄弟異樣的CK遲疑一秒,隨即也觸電起來,原來,剛剛阿鋒是給一只覆著粉紅色網襪的美腿挑逗著褲裆,現在,輪到他自己了。

看著上一秒還小家碧玉的JULIA ,上半身依然正襟危坐,眼神卻換成充滿誘惑的媚眼,垂涎欲滴的舌尖劃過芳香柔軟的櫻唇,輕輕舔動著嘴角的蛋糕碎屑,如果說,剛剛的她是一只溫馴地梅花鹿,那麽此刻就是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。阿鋒的手肘頂了隔壁一下,就連瞎子都知道現在的JULIA 動情了,正在誘惑著自己,顧不得甜點還沒吃完,一行人便匆匆忙忙地結帳而去。

出了店門口,人群中JULIA 彷彿雙重人格般地恢複正常:「那我們下一攤要去哪呢?」JULIA 用充滿魅力的表情看著兩位男士。

「這……」突然被奪走控制權的兩人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況且,JULI A在網路上只說會滿足他們,並沒有說一定要怎樣才算數。原本打響的如意算盤,現在全部都派不上用場了。

「如果你們拿不定主意,不如我們去SEDUCE看夜景好嗎?」位于郊區的MOTEL SEDUCE倚著山坡而建,把整座城市一攬無疑,是近半內才剛開幕的人氣新店,璀璨豪華的頂級內裝享受,就連花叢老手的兩人都沒去過。

「你的要求是我的榮幸。」就像知道接下來的事一般,興奮地異口同聲。

想想女士都開口了,大家也不啰唆,省去后面的節目,直接到達目的地。搭上電梯,矗立在房門口張望的兩位紳士,不由得對望一下,從地獄又回到天堂的感覺,令人直覺不可思議。

JULIA 回眸投以甜甜地微笑,伸手同時挽起兩位發愣紳士手臂,步入111號房門,並爲即將發生的事情,感到一股燥熱。

鎖上房門,插入電源卡片,JULIA 像個參觀藝術館的小女孩般,對什麽都有興趣地四處張望,突然:「啊!10點了,節目快開始了。」語畢,跳上了KING SIZE旋轉雙人床,拿著遙控器,任性地轉著自己想看的電視。

「你們不過來陪人家一起坐嗎?」拍拍身邊的位置,對著已經蓄勢待發的兩頭餓狼,JULIA 用一臉無辜撒嬌著。

轉眼,毫不客氣的CK和阿鋒佔據了床頭的兩邊,主動脫去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實身材,JULIA 也像是找到靠墊,主動曲臥在男人們的胸膛上。

CK伸向自己的口袋,拿出預藏已久的精美小盒子,細心地爲她戴上一條SWAROVSKI的心型水鑽項煉,同時,嘴唇輕靠耳珠,呢喃細語:「如果美麗的JULIA只剩下項煉和丁字褲,那一定美極了。」調皮的JULIA 吐了吐舌頭,任由著男人們分享。

貪婪著呼吸著發香,豐滿肉體觸感不斷地從遊移的手中傳來,兩人就像是孿生兄弟一般,默契而又不爭搶地分享著眼前的美肉。呻吟的JULIA 伸出雙臂撫摸男人剛毅臉龐,牆上的液晶螢幕不知何時已被切換成同樣也是3P 劇情的成人頻道,雙眼迷濛地望著正演到激烈處的AV女優,已被塞滿了前后的洞穴而激烈地搖晃著,JULIA 彷彿也感受到片中巨大肉棒的抽插,而沾濕了丁字褲。

夾帶著男人汗味的空氣分子,一陣陣地刺激著JULIA 的中樞神經,嬌軀不住地扭動,修長的雙手無意地滑向男士們厚實的胸口,慢慢地,慢慢地往腹部深處移動,拉開牛仔褲的拉煉,隔著子彈內褲,撷取里頭堅艇的寶物。

索性拖去褲子的兩人,將魔爪伸進小可愛里撫弄著,甫一接觸,察覺到內衣別有洞天的腎上腺立刻暴走,一人一邊,兩只大手由外往內罩住JULIA 那對豪乳搓揉,並不時掐捏那肥碩椒乳上挺立的紅豆。

宛若癱軟在獅子籠中的JULIA 早已渾身無力,任人宰割。自己轉頭向男士們索吻的她,一會兒跟阿鋒就像情侶般深情擁吻;一會兒濕濡的舌頭又和CK肉欲橫流地打結在一起。在接吻的空檔,還沒被香唇關照到的人,也不吵鬧,埋頭獨享著嬌嫩的肉體,因爲從耳珠、脖子、肩膀、背部,一路上都是靜待發掘的敏感帶。

「快開始吧!人家洗過澡才來的,是最喜歡用舌頭清潔男人肉棒的騷貨,我要你們很很地插我、干我。」按奈不住地JULIA 開始說著下流話。只見接到命令的CK和阿鋒來個雙龍出海,默契地分別提著子彈內褲站在JULIA 面前,里頭浮貼的肉棒就像要將伸縮布料鑽破般地稱起帳棚。

明明也渴望褲中巨龍,熟悉男人心理的JULIA 調皮地隔著內褲輕舔兩人的屌印,待男人噴火的雙眼足以輪奸她一百遍時,這才用纖纖玉手打開籠子,放出牢中巨龍。

「唰!」硬如鋼柱的肉棒立時破空彈出。通紅巨大傘頭昂揚挺立,粗壯的長軀怒起浮凸血管,正中間的馬眼也微微流出透明前列腺液,彷彿流口水的餓獸隨時擇人而噬。

毫不避諱尿垢與汗垢,JULIA 伸出小香舌輕嘗男士們爲她創造的甘露,只見一會兒小嘴吸吮著CK的肉棒;一會而又用舌尖輕舔阿鋒的龜頭,同時,閑不下的雙手不停地套弄著沒有嘴巴服務的粗肉棒,深怕冷落了它們。忙碌的她一上一下吞吐著肉棒,並不時吸吞蛋蛋,舌尖往下直攻男人肛門。

「嗯……YES ……喔!」當粗糙的舌苔劃過佈滿神經的敏感區,男士們發出了難得的讚歎,將充血肉棒挺的更靠近JULIA 臉龐,貪婪地想要更多。此時肉棒中毒的JULIA 也不再故作矜持,索性將小可愛往上一拉、熱褲一脫,露出精心挑選過的無罩杯內衣,兩只肥美地脫兔跳出,一晃一晃地起伏,另人愛不釋手;下半身的純白蕾絲小丁也早已濕的一塌糊塗,透出一大片濕痕。

順手,JULIA 將兩只肉棒輕輕叼起,舌面的兩端同時舔食兩個龜頭,然后一口氣全塞入口中品嘗,看著自己的肉棒凸起JULIA 的臉頰,CK和阿鋒産生一股淩辱和征服的快感。突然,男人的屁股微微抽動了一下,顯然不想這麽快結束的JULIA,只好示意先暫停一下。

嘴才松開,阿鋒體貼地將女生放平,身一伏,頭一埋,若隱若現的肉縫沾著濕淋淋的淫水,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呼吸著,好像呼喚著男人快點。迫不及待的阿鋒口手並用地將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,親吻那肥嫩的肉穴,再用舌尖舔吮大小陰唇后,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,使原本就氾濫的陰部,更是水壩泄洪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阿鋒……你真壞。」嬌喘連連的JULIA ,雙腿HIGH到勾住男人的頭,似乎希望更深入點,上半身則依偎在CK懷里,側頭舌吻著正在愛撫自己乳房男人,瘋狂地舌頭攪繞在一起,吸食著彼此的唾液,口中銀絲在天空中緩緩劃出完美的弧線。

身下作苦工的阿鋒見JULIA 早已跟別人纏綿在一起,淫穴氾濫動情機不可失,逐將JULIA 的大腿打得更開,偌大的龜頭對準濕淋淋的花瓣,一口氣奮力沒入淫穴當中。

「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大……快受不了了。」舌吻中的JULIA 雖知道自己會被色中餓鬼們插入,但怎也料想不到來勢又凶又猛,險些承受不住而爽到昏倒。纖細地雙手下意識地想將他推開,可是夾在腰際的雙腿卻食髓知味般地夾得更緊,深怕這頭難得的獵物會就此逃走。

JULIA 一臉媚樣哀求,眼珠似乎在眼眶里打轉:「啊……輕一點……不要動的這麽厲害……下面……下面會壞掉的……啊。」騎虎難下的阿鋒此時根本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情,因爲光聽嬌嗔的語氣便知這番話是違心之論,如果真停下來,那正馳向巅峰的JULIA 不恨死自己才怪,故反而加足勁道與腰力,狂抽猛送而去。

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噗滋!」整個房間充滿了肉棒與淫穴的交和聲,穴口的淫水也被打成白沫,塗滿兩人的私處。已披頭散發的JULIA 一邊忙著用深喉嚨伺候著CK的肉棒,一邊挺起粉臀迎合著阿鋒,使他能夠更深入刺激著花心。

「嗯……你們這兩個……壞……蛋……人家……小母狗……啊……小賤貨……爽死了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要……泄……泄了。」松開肉棒的JULIA 細眉緊蹙,極端的快感使她直升仙界,一陣收縮,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肉穴急泄而出,臉上露出滿足的歡悅。

但意猶未盡的兩人怎可就放過她,CK一把將嬌喘無力的JULIA 抱起,棉花糖般的柔軟肉體以M 字腳大開,跨騎在自己身上,大手有如老鷹抓小雞一般,捧起粉臀一上一下的套弄著。被搶先一步的阿鋒,看著美穴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,香汗淋淋的JULIA 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弄身子,也是色欲大起,起身先將沾滿淫汁的肉棒塞往嘴里,讓她好好品嘗自己淫蕩的味道,待一臉意猶未盡的JULIA 品嘗的差不多,便一把抽走肉棒,直往身后走去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老公……CK你頂到了……頂到了。」JULIA 剛失去肉棒玩具的失落表情,旋即又被下半身的快感給沖的一干二淨,用胸部喂食著像小兒吃奶的CK,粉紅色乳頭立刻被舌頭劃圓、輕舔、齒囓的興奮激凸。

忽然,感到自己的屁股有被異物頂住的感覺,甫一用力,便不待自己的答應,阿鋒用火燙的肉棒狠狠地頂入自己的屁眼,將可憐的小菊花給開苞了。

「咦……我的屁眼……啊……這感覺好奇妙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喔!小屁眼美媚……快……又快……」被雙穴貫穿的JULIA 頓時到達興奮的巅峰,或許是體質的關系,兩人每一下錯開抽插時間的默契配合,不但不使她感到疼痛,反而有種成爲男人精液便器的淩辱快感,拚命地擡挺粉臀迎合肉棒。

從一開始淫蕩浪媚的狂呼,挺腰配合,到現在櫻唇微張,媚眼如絲,一對椒乳被男人的揉捏佈滿五爪指痕,泄了一地的淫水,今天的JULIA 真的是玩的夠本,把一年份的欲望與體力發泄殆盡,還不能扳倒兩根肉屌,只好使出最后的絕招,下半身淫穴不停地一夾一夾,像鯉魚嘴一樣地吞吐著淫穴和屁眼里的肉棒。

兩人本已抽差了近百下,且眼前的春宮畫面少有親身體驗,早快按奈不住。

想不到JULIA 突然有此一招,肉壁的收縮讓兩人再也堅持不住,抓緊時機,將肉棒自洞穴拔出,一把靠在JULIA 的面前,直接將稠潤的精液灌滿小嘴,讓她嚥下美味的玉露。

JULIA 也像是期待已久,毫不避諱地喝光,連嘴角的一點也不放過,並將濕黏地一塌糊塗的肉棒清理干淨,這才拍拍男人屁股讓他們的肉棒離開。CK和阿鋒兩人清理后蹲下身子,一把抱住JULIA ,合圍在一起,將舌頭伸進JULIA 的嘴巴,三條肉舌一起舔食分享著今天狂歡后的殘余,毫不避諱地分享著彼此的愛液,這才心滿意足的將JULIA 夾在中間,三人大被同棉沈沈睡去。

「歡迎光臨!」百貨公司接待小姐親切地打招呼,午后的殺戮戰場擠滿了殺紅眼的太太、小姐們。

人擠人的大廳一角:「小姐你好,請問有什麽是我可以爲你服務的?」年輕迷人的JULIA 正熱情地和顧客互動著。

親切地笑容出現在著淡妝的瓜子臉上,配合著靈動勾人的鳳眼,俏麗的短發和健康小麥膚色,呈現運動系女孩的特色,使她在人群中特別顯眼;俐落的素色制服雖然只露出一截美腿,但還是包不住34D.23。34的好身材,緊實地雙峰和翹臀,聯手撐起合身的制服曲線,令人想一窺衣料下的遐想。

野豔惹火,正是男人對她的第一印象。

白天認真站滿8小時的專櫃小姐,到了晚上,則是化身性感的小惡魔,不斷地誘惑和捕獵著男人。從來不缺男友的她,卻也漸漸地玩膩了傳統的性愛,在電腦桌前,心底深沈的叛逆欲火,正一點一點地被激發出來,順著血液,慢慢地從毛細孔擴散出來。

平凡的深夜,當所有人都熟睡時,正是夜行的小惡魔窺探獵物的時間,獨自窩在自己房間的JULIA ,四周甯靜黑暗,只有電腦螢幕的亮光照映在她一絲不挂的胴體上,黑暗中發亮的雙眼,右手不斷地敲擊鍵盤,左手順勢撫摸著氾濫成災的花瓣,靈動調皮的香舌劃過干燥的豐唇。

「呵!喝!」時輕時重的嬌喘自口中發出,無論哪個正常男人撞見這活色生香的一幕,定會令人血脈噴張把持不住。

而此刻,面頰潮紅的JULIA ,正緊盯著螢光幕,用時下最流行的即時通,一句一句的和CK與阿鋒兩男聊著天。早已認識半年多的默契,加上隔著光纖的安全感,小則生活點滴;大則性愛3P ,彼此之間無話不談。

在這對現實生活中麻吉檔的聯手攻勢下,日積月累,JULIA 其實對兩人也頗有好感,當然,她很清楚這兩個家夥每天拚命地勾引自己,爲的就是令他們垂涎三尺的肉體。然而這一切的虛幻誘惑,卻也讓JULIA 自己興奮不已。

「噹!噹!」終于,按奈不住的兩頭餓狼敲來了要求見面的訊息,知道遲早會有這天的JULIA 心中有猶豫也有期待,看著先前充滿挑逗的淫穢內容,左手食指不由得更深入大腿內側。

同時,右手按下ENTER 鍵,心中僅存的理智也被欲望所吞噬,SEND出:「那就這個禮拜六晚上來找我吧!我會盡地主之誼,滿足你們所想要的一切。」

這夜,輾轉難眠的JULIA 獨自躺在床上,背叛男友的罪惡感和偷嘗禁忌的快感,在體內激烈地交纏著,本該是對立的兩種感覺,此刻卻像是里應外合一般,將興奮的感官刺激到最大化。早已痙攣扭動的嬌軀,將胯下按摩棒電源開到了最大,閑不下的小嘴也吞吐著自己另一支珍藏,伴隨著情緒的起伏,升高的氣溫,揮發掉濺射的淫汁,使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狂野費洛蒙。

星期六下午5點58分,忙碌地百貨公司摩肩接踵,亮麗地玻璃櫃台底下,正有一雙著黑色細高跟的美腿,隨著時間而躁動不安,焦慮地磨蹭著覆上黑色網襪的大腿根部,眼看害羞的黏液就要從引人遐想的深處中,沿著光滑肌膚順流而下。

「六點了!JULIA 你今天不是有事要先走?」善解人意的店長救了她一命。

因害羞滿臉通紅的JULIA 只覺得如釋重負:「我先走了,拜拜!」拎起包包,頭也不回地夾著濕透的丁字褲,快步離去。

一進家門,連鑰匙都忘記挂,JULIA 沿路褪去穿了一天的制服和貼身衣物,直達最神秘也最令男人失去定力的衣櫃夾層,瞬間,混合著薰衣草香和女人香的氣味,致命地揮散在空氣中。

「到底該穿哪件去便宜哪兩只色狼呢?」看著琳瑯滿目的性感內衣,JULIA問著自己「天使專屬的白色蕾絲馬甲」又或著「惡魔限定的黑色镂空吊帶」

如何才能叫忠實又飢渴的性奴們,臣服于自己高貴的腳下,命令他們將濃稠的精液,毫不保留地注入在自己濕暖的花心深處。

想到赴約的時間,最終,JULIA 穿上罩杯挖空露出乳房,只剩下鋼圈和蕾絲邊的性感胸罩,從背部看過去好像是一件正常的內衣,其實前頭大有文章;

內褲則是鑲有水鑽的薄紗丁字褲,里面濃密的森林清晰可見,誘人至極,在配上一件背部全裸的小可愛肚兜,和短到不能再短的粉紅小熱褲,這才畫上淡妝,開開心心地去赴約了。

PM七點半,約定的時間,車來人往的忠孝路上,因爲周末假日,精華區熱鬧非凡。站在路口7-ELEVEN的她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潮,雖然見過照片和通過電話,彼此熟稔的程度甚至更勝同窗好友,但是,就像一般的網聚一樣,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,完全表露在JULIA 的臉上。事實上,撇開性愛不講,三人算的上是不錯的朋友。

「請問你是JULIA 嗎?」細微的聲音自背后傳來,轉身,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約173CM,身型較瘦,帥勁的西裝外套搭配抓皺牛仔褲,左耳挂著水鑽耳環,帶點嘻哈風的男子,不就是CK嗎?在他身后的是,身著簡單的棉質汗衫,刁著粗框眼鏡配上招牌笑容的可愛男生阿鋒。光從外表來看,酷酷帥帥的CK和老實可愛的阿鋒怎樣都跟待會兒的秘密遊戲搭不起來。

知道自己被耍了的JULIA 對著兩位帥哥就是一陣粉拳:「好啊!我還以爲你們遲到了,原來是先偷偷地觀察我。」

「好好好!大小姐饒命,我們不是故意的,這世界上神經病這麽多,誰知道照片是不是騙人,只好出此下策。」首當其沖的CK連忙求饒。

「是是是!對不起,待會讓我們哥兒倆好好補償你,好嗎?」早已躲到五步之外的阿鋒趕緊幫腔,深怕自己的兄弟出師未捷身先死。

「那好吧!諒你們也暫時不敢耍花樣,現在本小姐餓了,還不快快引路。」

看著他們兩個一搭一唱,不正經的現場演出,JULIA 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彷彿今天開的是同學會,而不是禁忌聯誼。

其實CK和阿鋒早就在百步之外的知名義大利餐廳定好位了,一切女士優先的兩人,熟門熟路地帶位、拉椅子、鋪餐巾、點菜,令JULIA 驚訝的是,想不到戲谑的他們,竟也有如此紳士,身谙女性心態的細膩一面,連過去片語帶過愛吃茄汁海鮮SPAGHETTI ,也被細微地記了下來。

閑聊中,男生們也覺得不可思議,驚訝著彼此的第一次見面,平常素未蒙面的網路上,比誰都大膽的JULIA ,本人雖然性感不減,但現實中言談十分淑女,完全一反網路豪放女的作風。

或許是年輕人熟的快,大家越聊越起勁。忽然,坐在靠窗的阿鋒騷動了一下,臉上一閃而過詭異表情。察覺好兄弟異樣的CK遲疑一秒,隨即也觸電起來,原來,剛剛阿鋒是給一只覆著粉紅色網襪的美腿挑逗著褲裆,現在,輪到他自己了。

看著上一秒還小家碧玉的JULIA ,上半身依然正襟危坐,眼神卻換成充滿誘惑的媚眼,垂涎欲滴的舌尖劃過芳香柔軟的櫻唇,輕輕舔動著嘴角的蛋糕碎屑,如果說,剛剛的她是一只溫馴地梅花鹿,那麽此刻就是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。阿鋒的手肘頂了隔壁一下,就連瞎子都知道現在的JULIA 動情了,正在誘惑著自己,顧不得甜點還沒吃完,一行人便匆匆忙忙地結帳而去。

出了店門口,人群中JULIA 彷彿雙重人格般地恢複正常:「那我們下一攤要去哪呢?」JULIA 用充滿魅力的表情看著兩位男士。

「這……」突然被奪走控制權的兩人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況且,JULI A在網路上只說會滿足他們,並沒有說一定要怎樣才算數。原本打響的如意算盤,現在全部都派不上用場了。

「如果你們拿不定主意,不如我們去SEDUCE看夜景好嗎?」位于郊區的MOTEL SEDUCE倚著山坡而建,把整座城市一攬無疑,是近半內才剛開幕的人氣新店,璀璨豪華的頂級內裝享受,就連花叢老手的兩人都沒去過。

「你的要求是我的榮幸。」就像知道接下來的事一般,興奮地異口同聲。

想想女士都開口了,大家也不啰唆,省去后面的節目,直接到達目的地。搭上電梯,矗立在房門口張望的兩位紳士,不由得對望一下,從地獄又回到天堂的感覺,令人直覺不可思議。

JULIA 回眸投以甜甜地微笑,伸手同時挽起兩位發愣紳士手臂,步入111號房門,並爲即將發生的事情,感到一股燥熱。

鎖上房門,插入電源卡片,JULIA 像個參觀藝術館的小女孩般,對什麽都有興趣地四處張望,突然:「啊!10點了,節目快開始了。」語畢,跳上了KING SIZE旋轉雙人床,拿著遙控器,任性地轉著自己想看的電視。

「你們不過來陪人家一起坐嗎?」拍拍身邊的位置,對著已經蓄勢待發的兩頭餓狼,JULIA 用一臉無辜撒嬌著。

轉眼,毫不客氣的CK和阿鋒佔據了床頭的兩邊,主動脫去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實身材,JULIA 也像是找到靠墊,主動曲臥在男人們的胸膛上。

CK伸向自己的口袋,拿出預藏已久的精美小盒子,細心地爲她戴上一條SWAROVSKI的心型水鑽項煉,同時,嘴唇輕靠耳珠,呢喃細語:「如果美麗的JULIA只剩下項煉和丁字褲,那一定美極了。」調皮的JULIA 吐了吐舌頭,任由著男人們分享。

貪婪著呼吸著發香,豐滿肉體觸感不斷地從遊移的手中傳來,兩人就像是孿生兄弟一般,默契而又不爭搶地分享著眼前的美肉。呻吟的JULIA 伸出雙臂撫摸男人剛毅臉龐,牆上的液晶螢幕不知何時已被切換成同樣也是3P 劇情的成人頻道,雙眼迷濛地望著正演到激烈處的AV女優,已被塞滿了前后的洞穴而激烈地搖晃著,JULIA 彷彿也感受到片中巨大肉棒的抽插,而沾濕了丁字褲。

夾帶著男人汗味的空氣分子,一陣陣地刺激著JULIA 的中樞神經,嬌軀不住地扭動,修長的雙手無意地滑向男士們厚實的胸口,慢慢地,慢慢地往腹部深處移動,拉開牛仔褲的拉煉,隔著子彈內褲,撷取里頭堅艇的寶物。

索性拖去褲子的兩人,將魔爪伸進小可愛里撫弄著,甫一接觸,察覺到內衣別有洞天的腎上腺立刻暴走,一人一邊,兩只大手由外往內罩住JULIA 那對豪乳搓揉,並不時掐捏那肥碩椒乳上挺立的紅豆。

宛若癱軟在獅子籠中的JULIA 早已渾身無力,任人宰割。自己轉頭向男士們索吻的她,一會兒跟阿鋒就像情侶般深情擁吻;一會兒濕濡的舌頭又和CK肉欲橫流地打結在一起。在接吻的空檔,還沒被香唇關照到的人,也不吵鬧,埋頭獨享著嬌嫩的肉體,因爲從耳珠、脖子、肩膀、背部,一路上都是靜待發掘的敏感帶。

「快開始吧!人家洗過澡才來的,是最喜歡用舌頭清潔男人肉棒的騷貨,我要你們很很地插我、干我。」按奈不住地JULIA 開始說著下流話。只見接到命令的CK和阿鋒來個雙龍出海,默契地分別提著子彈內褲站在JULIA 面前,里頭浮貼的肉棒就像要將伸縮布料鑽破般地稱起帳棚。

明明也渴望褲中巨龍,熟悉男人心理的JULIA 調皮地隔著內褲輕舔兩人的屌印,待男人噴火的雙眼足以輪奸她一百遍時,這才用纖纖玉手打開籠子,放出牢中巨龍。

「唰!」硬如鋼柱的肉棒立時破空彈出。通紅巨大傘頭昂揚挺立,粗壯的長軀怒起浮凸血管,正中間的馬眼也微微流出透明前列腺液,彷彿流口水的餓獸隨時擇人而噬。

毫不避諱尿垢與汗垢,JULIA 伸出小香舌輕嘗男士們爲她創造的甘露,只見一會兒小嘴吸吮著CK的肉棒;一會而又用舌尖輕舔阿鋒的龜頭,同時,閑不下的雙手不停地套弄著沒有嘴巴服務的粗肉棒,深怕冷落了它們。忙碌的她一上一下吞吐著肉棒,並不時吸吞蛋蛋,舌尖往下直攻男人肛門。

「嗯……YES ……喔!」當粗糙的舌苔劃過佈滿神經的敏感區,男士們發出了難得的讚歎,將充血肉棒挺的更靠近JULIA 臉龐,貪婪地想要更多。此時肉棒中毒的JULIA 也不再故作矜持,索性將小可愛往上一拉、熱褲一脫,露出精心挑選過的無罩杯內衣,兩只肥美地脫兔跳出,一晃一晃地起伏,另人愛不釋手;下半身的純白蕾絲小丁也早已濕的一塌糊塗,透出一大片濕痕。

順手,JULIA 將兩只肉棒輕輕叼起,舌面的兩端同時舔食兩個龜頭,然后一口氣全塞入口中品嘗,看著自己的肉棒凸起JULIA 的臉頰,CK和阿鋒産生一股淩辱和征服的快感。突然,男人的屁股微微抽動了一下,顯然不想這麽快結束的JULIA,只好示意先暫停一下。

嘴才松開,阿鋒體貼地將女生放平,身一伏,頭一埋,若隱若現的肉縫沾著濕淋淋的淫水,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呼吸著,好像呼喚著男人快點。迫不及待的阿鋒口手並用地將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,親吻那肥嫩的肉穴,再用舌尖舔吮大小陰唇后,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,使原本就氾濫的陰部,更是水壩泄洪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阿鋒……你真壞。」嬌喘連連的JULIA ,雙腿HIGH到勾住男人的頭,似乎希望更深入點,上半身則依偎在CK懷里,側頭舌吻著正在愛撫自己乳房男人,瘋狂地舌頭攪繞在一起,吸食著彼此的唾液,口中銀絲在天空中緩緩劃出完美的弧線。

身下作苦工的阿鋒見JULIA 早已跟別人纏綿在一起,淫穴氾濫動情機不可失,逐將JULIA 的大腿打得更開,偌大的龜頭對準濕淋淋的花瓣,一口氣奮力沒入淫穴當中。

「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大……快受不了了。」舌吻中的JULIA 雖知道自己會被色中餓鬼們插入,但怎也料想不到來勢又凶又猛,險些承受不住而爽到昏倒。纖細地雙手下意識地想將他推開,可是夾在腰際的雙腿卻食髓知味般地夾得更緊,深怕這頭難得的獵物會就此逃走。

JULIA 一臉媚樣哀求,眼珠似乎在眼眶里打轉:「啊……輕一點……不要動的這麽厲害……下面……下面會壞掉的……啊。」騎虎難下的阿鋒此時根本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情,因爲光聽嬌嗔的語氣便知這番話是違心之論,如果真停下來,那正馳向巅峰的JULIA 不恨死自己才怪,故反而加足勁道與腰力,狂抽猛送而去。

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噗滋!」整個房間充滿了肉棒與淫穴的交和聲,穴口的淫水也被打成白沫,塗滿兩人的私處。已披頭散發的JULIA 一邊忙著用深喉嚨伺候著CK的肉棒,一邊挺起粉臀迎合著阿鋒,使他能夠更深入刺激著花心。

「嗯……你們這兩個……壞……蛋……人家……小母狗……啊……小賤貨……爽死了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要……泄……泄了。」松開肉棒的JULIA 細眉緊蹙,極端的快感使她直升仙界,一陣收縮,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肉穴急泄而出,臉上露出滿足的歡悅。

但意猶未盡的兩人怎可就放過她,CK一把將嬌喘無力的JULIA 抱起,棉花糖般的柔軟肉體以M 字腳大開,跨騎在自己身上,大手有如老鷹抓小雞一般,捧起粉臀一上一下的套弄著。被搶先一步的阿鋒,看著美穴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,香汗淋淋的JULIA 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弄身子,也是色欲大起,起身先將沾滿淫汁的肉棒塞往嘴里,讓她好好品嘗自己淫蕩的味道,待一臉意猶未盡的JULIA 品嘗的差不多,便一把抽走肉棒,直往身后走去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老公……CK你頂到了……頂到了。」JULIA 剛失去肉棒玩具的失落表情,旋即又被下半身的快感給沖的一干二淨,用胸部喂食著像小兒吃奶的CK,粉紅色乳頭立刻被舌頭劃圓、輕舔、齒囓的興奮激凸。

忽然,感到自己的屁股有被異物頂住的感覺,甫一用力,便不待自己的答應,阿鋒用火燙的肉棒狠狠地頂入自己的屁眼,將可憐的小菊花給開苞了。

「咦……我的屁眼……啊……這感覺好奇妙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喔!小屁眼美媚……快……又快……」被雙穴貫穿的JULIA 頓時到達興奮的巅峰,或許是體質的關系,兩人每一下錯開抽插時間的默契配合,不但不使她感到疼痛,反而有種成爲男人精液便器的淩辱快感,拚命地擡挺粉臀迎合肉棒。

從一開始淫蕩浪媚的狂呼,挺腰配合,到現在櫻唇微張,媚眼如絲,一對椒乳被男人的揉捏佈滿五爪指痕,泄了一地的淫水,今天的JULIA 真的是玩的夠本,把一年份的欲望與體力發泄殆盡,還不能扳倒兩根肉屌,只好使出最后的絕招,下半身淫穴不停地一夾一夾,像鯉魚嘴一樣地吞吐著淫穴和屁眼里的肉棒。

兩人本已抽差了近百下,且眼前的春宮畫面少有親身體驗,早快按奈不住。

想不到JULIA 突然有此一招,肉壁的收縮讓兩人再也堅持不住,抓緊時機,將肉棒自洞穴拔出,一把靠在JULIA 的面前,直接將稠潤的精液灌滿小嘴,讓她嚥下美味的玉露。

JULIA 也像是期待已久,毫不避諱地喝光,連嘴角的一點也不放過,並將濕黏地一塌糊塗的肉棒清理干淨,這才拍拍男人屁股讓他們的肉棒離開。CK和阿鋒兩人清理后蹲下身子,一把抱住JULIA ,合圍在一起,將舌頭伸進JULIA 的嘴巴,三條肉舌一起舔食分享著今天狂歡后的殘余,毫不避諱地分享著彼此的愛液,這才心滿意足的將JULIA 夾在中間,三人大被同棉沈沈睡去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