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户登录 立即注册
忘记密码?

通过注册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条款和条件

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下午,太陽從蔚藍的天空中,射下柔和的光輝,和風徐徐吹來,不時吹起幾片落葉,那落葉隨風飄呀飄的,盤旋不已,輕巧地落在地面上。

這時座落在洛陽城的一處上,在一廣場的後面,是一座寺院,山門口高懸著金漆已微微破壞的門額,上面刻著「太元古堡」四個尺許大金字。

今天正是清雲道士與飛龍刀客比武的日子,廣場中心已圍滿觀看的人群,;而廟寺的山門卻緊閉著,好像廟中的和尚,也許是出家人,無嗔無慾,不願沾染武林是非,連看熱鬧的興趣也沒有所以緊閉山門,隔絕是非。

這時,廣場前大道上,仍不時有人趕來,每當有人出現,先到的人,總對來人細心打量,若是相識的,有的出聲招呼,有的話題便轉到來人身上。

大家正談著,廣場四周忽然鴨子無聲起來,大家控息著,凝視著,所有的目光,一齊投向遠處而來的姑娘身上。

因為這姑娘衣著和走路,不像附近的人家,沒人看過,但眾人全是行家,一看姑娘衣著和走路,一定是個武林中人。

當然這還不是數十位武林人屏息凝視的因素,最大的因素,是這姑娘真美,一張圓圓的臉上,裝著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,真個眉似春水,目如秋水,瓊鼻之下,一個炸破的櫻桃,右頰上不時展露出一個梨渦。

身上披著一件紫色風衣,跨步時,隱隱現出內面是一套綠色的緊身衫褲,頭上那秀髮更是隨微風飄逸著,光可鑒人。

這姑娘可大方得緊,幾十雙眼睛注視著她,她滿不在乎的跨入廣場,向廣場的佈置掃了一眼,梨渦兒一展,露出一口編見似的牙齒。

誰也沒有留心看出她笑的本意,因為一個明艷的姑娘,笑起來是迷人的,有些性好漁色的人物,被姑娘這一笑,靈魂早已經飛出了。

即使是正派人物,因為姑娘本來就美,笑起來更美,像一朵朝露中盛開的玫瑰花,可餐可賞,雖然心無邪念,但也被姑娘的美分了神。

因此,沒人留心她笑的是什麼?這時,姑娘才眨動著一對美麗的眸子,向四周的人群看了一眼,又是粉紅一笑,才獨個兒立在場邊的一株松樹下,仰望天空的白雲出神,神態之間,有天真,有具傲,也有著不可侵犯的英威。

等到姑娘停身在樹下,場中議論又起,全在猜想這姑娘的來路。

< 武林中人,本來沒有什麼男女之嫌,但這樣美麗年青的姑娘,單身在這種場合現身,自然是最引人注目的。

於是,有人猜測,這姑娘必是那一位有名人物寵壞了的姑娘,不懂江湖風險,為了好玩偷偷跑了出來。

但是老大持重一點的人,卻認為這姑娘必是大有來歷,人家即然敢一個人出來,身手必然不弱。

自然姑娘現身,可以美驚全場,整個注意力全集中在這姑娘身上,大家幾乎忘了有人即將在場中比武之事。

但卻有一個人例外! 是誰? 一個身著白衫的少年,他停身處正好與姑娘不過數尺,劍眉星目豐神如玉,但卻一臉高傲神色,自始自終,他連眼角也沒有瞄姑娘一下,當然不只是姑娘,可以說自他到場中,連所有的人也沒有看過一眼,他何時前來?場中沒有人注意他,一個人坐在場邊一塊大石上。

偏是,姑娘倒反而用眼角向他溜,但每當她那美麗眼睛向青衫少年轉動,唇角便會向下輕微的扯動,鼻頭也向下一聳。

日影移動著,時間拉回了人們的記憶,多數又向廣場望了去。

此時清雲道士與飛龍劍客已雙雙騎著馬兒來到廣場。

「真是兩名欺名盜世之流,早知如此,我才不來呢?」

聲音說得很輕,場中人並未留意,但離他不遠的姑娘,卻聽得清清白白,口角兒又向上聳,明眸一轉,好像想起了什麼? 只見她微微一笑之後,右腳尖一動,一個大石子,呼地一聲,正向白衫少年足裸上飛去。

白衫少年昂首仰望天,對姑娘淘氣的踢去一個石子打他,理也不理。

眼見石子將擊中白衫少年足裸,他仍似不知一般,不知怎地?姑娘又改變了主意輕輕「嗨」

了一聲,道:「石子來了,快跑!」

白衫少年一動也不動,似是未曾聽見,根本不理姑娘。

姑娘小嘴一聳,鼻頭也上聳,生氣似地說:「活該!」

那知她話聲才落,白衫少年連看也沒看一眼,僅腳尖向下一挑,那個石子被他筆直踢起跟著右手上揚,手指一彈,那個大如雞蛋的石子出輕微一聲脆響,在白衫少年面前尺許處,碎為細沙,紛紛落地。

姑娘微微一愕,但卻跟著又是一聳道:「別在這麼多人面前臭美,這點功夫,有什麼了不起?哼!」

白衫少年也不回頭看她一眼,僅微微一笑。

幾次不理,那姑娘氣可大了,正待發作,忽聽有人叫道:「看!兩人多精彩啊!」

這一叫喊,姑娘才按住著性兒,回頭向廣場看去。

這時觀眾的叫好聲,此落彼起,久久不絕。

但就在所有的人全神注視飛龍劍客展露身法,在一片叫好聲中,姑娘耳邊忽又響起那白衫少年的聲音:「妙不妙?」

姑娘回頭瞪了他一眼,沒好氣的說:「誰理你!」

這時廣場中的飛龍劍客抽出那把寶劍,剎剎一聲長劍出來,手一振,劍剎聲中,似如龍騰飛躍,施迥流動,光芒奪目。

兩人打得難解難分,大家不斷叫好。

突然清雲道士發現情況有異,連退幾步後,大眾的目光,齊眼望去,那知不可猶看,立即有人大喊一聲:「看啊!斷魂大盜!」

這一聲斷魂大盜,場中秩序大亂,立時四散奔去。

姑娘也被這一聲(斷魂大盜)驚得一愣,正想舉頭看時,只聽身邊響起一聲:「不知死活的姑娘,還不快走!」

那知道這一句話,立即把姑娘羞怒,細掌一伸,迎面便向白衫少年打去。

姑娘不但這一掌打空,連人都不見了,才是一愣,只見左面大石之後,忽然探出那白衫少年的頭兒,向她微微一笑道:「姑娘,我在這兒!」

這一下姑娘的氣可大了,右腳猛力一,碎了一口,身影如風,猛撲前去。

那知她撲到石後,那裡還有人,白衫少年又不知去了那裡? 姑娘本來玩刁過人,每逢與人動手過招,總是她戲玩別人的多,想不到今天遇上了對手,眼珠兒一轉,笑道:「你出來嘛!我不打了,告訴我那什麼來著的大盜!」

忽然在身後一集約四、五尺的大樹上,傳來那白衫少年的笑聲道:「姑娘你口是心非。」

這不看罷了,一看之下,全身發麻,喘聲道:「你到底,是人是鬼?」

跟著響起朗朗笑聲,雖是其聲朗朗,像利刀一般,刺得人耳骨生痛。

不用猜,便知這發笑之人,定是斷魂大盜無疑。

姑娘何嘗不意外,連呼吸和心跳也全部停止,她運足丹田之氣,準備一戰,這一剎那之間。

突然他雙手向樹稍白衫少年一彈,這顆大樹哄然一聲倒了下來,然卻看不到白衫少年了。

而姑娘卻被震得血氣翻湧,趕緊運行真氣,將那上湧的血氣,強壓下去。

雖然她將上湧血氣按止住,但也感到頭暈目眩,身子搖搖將倒。

而周圍立即有十來人口噴鮮血,倒在地上。

待姑娘身定後,立即從身上取出一把發光的劍,剎的一聲震響,幾乎脫手而去。

斷魂大盜哈哈大笑一聲,道:「劍是好劍,劍招也算不錯,可惜你遇上了我,美人兒,我是捨不得傷你,哈!哈!你看這兒景色真美,正是行樂的大好地方。」

姑娘氣得更紅了,然聲音嬌滴滴的聲音,道:「但你得答應送我一件東西,你能不能給我?」

斷魂大盜更感到靈魂出了竅,因為姑娘太美了,美的有些令他色令智昏,聳肩道:「別說一件,什麼都可給你!」

看見鳴光一閃,劍芒暴漲,一聲嬌吟道:「淫賊!看劍!」

話聲中,一劍向斷魂大盜斜肩插去。

相距又近,斷魂大盜又被姑娘那迷人的笑臉,醉人的聲音,弄得飄飄然,那知她出手又快又狠,剎的一聲,一劍打正著。

這下把斷魂大盜氣的老羞成怒。

大吼一聲,右手急縮,左手跟著打出,一股奇大的力道,卻向姑娘撞來。

姑娘只見眼前漆黑,口中一甜,哇地一聲,噴出一口鮮血,人便昏迷了過去。

「好狠的心,對女孩子也這樣出手。」

話聲未完,這時那白衫少年在半空中整整劃一個圓形,輕靈而美妙。

說時遲,白衫少年在半空中身形劃圓,上身一滾而起,大喝一聲左掌右指,由上而下急然而攻出。

蓬地一聲,斷魂大盜前胸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,一條身子搖搖不定地往後跌退,但跟著又是一聲大叫,而那如劍指風,又躍胸而過。

只見他雙手向上一翻,斷魂大盜,像雨後飛虹,向身後倒飛出去,身子隨著(碰)的一聲,倒在地上。

白衫少年回頭看姑娘臉上,只見她雙目緊閉,面色已成白色,全身顫動,銀牙(咯咯)直響,似乎已到無法忍受的地步。

白衫少年長歎一聲道:「看來,姑娘已中斷魂大盜的寒涼之中了,要救她除了那法,我實想不出什麼法子了?」

白衫少年想於此時,最後,忽然下定決心,扶起那姑娘飛奔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 白衫少年下定決心,將門戶關上,伸手一摸姑娘的身體,果然週身寒涼,像一塊冰水一樣。

趕緊與她低頭而起,又用棉被蓋住,同時凝足真氣,緩緩度入姑娘口中。

良夜遙遠,秋風陣陣,白衫少年依著一個人樣冰涼在姑娘身邊,然後把他的白衫、內衣、內褲一起脫下,再慢慢去解開姑娘的外衣,綠色長褲,紅色肚兜,那絲質的內褲脫了下來,現在兩人已是光裸裸了。

白衫少年此時也感難持,約有一個更次,才聽那姑娘(嗯)了一聲,身上漸有暖氣,但仍木然不動。

由於他吐出真氣過多,人亦不知不覺睡了過去。

睡夢中……白衫少年忽被一陣聲音叫醒,只見那姑娘脫身露體,那一身粉肉,有如兩座高山,高高直立著,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,兩隻伸長玉腿的盡處,一把黑得發光的陰毛,那紅似石柳,兩片大陰唇,像是晨露滋潤樣地鮮紅可愛,這一切把那白衫少年看狂了。

那姑娘臉上突然比紅粉更紅,說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「姑娘是……在問我?」

「不問你問誰?」

白衫少年又是一呆了,但隨即明白過來,道:「姑娘誤會了,我是在為你療傷!」

「療傷?」

臉上突又飛上一朵紅雲。

又接著道:「我要你說……說……?」

白衫少年道:「說什麼啊?」

「……說……」

姑娘始終說不下去,但臉上卻又如潮似湧起陣陣少女的臉紅,本來這姑娘長的又嬌又白,臉紅潮湧,更顯得明艷動人。

姑娘似乎為難了好一陣子,忽然一咬銀牙,道:「裡面!我要你說,昨夜你那……那……有沒進到……我……那裡面……」

那白衫少年一聽,道:「我說過,是為你療傷,誰又欺侮了你!」

那姑娘想了,忽然喝道:「不許再偷看……」

一轉身,進入浴室,一會兒即出了來,那白嫩的臉上,又泛起一陣紅潮,聲音不但柔和,而且說的更低,更明白道:「我不恨你啦,都是我錯怪你!」

白衫少年道:「你記起過去的事來了?到現在我還不知姑娘的芳名呢?」

「我……我叫梅萱,你呢?」

「我叫雲中良!」

雲中良不明白梅萱態度的轉變,又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錯怪我了。」

梅萱臉上更紅,似口紅深遠,連脖子也紅了 突又啐了一口,充滿著嬌嗔,道:「不許你問,我不告訴你。」

雲中良明白過來,心說:「原來她剛才進入浴室去檢查那小穴子了。」

這時,雲中良猛地從床上站了起來,他似乎忘了身上未著衣物,梅萱恰好面對著,這時把梅萱看得心驚肉跳,雲中良那巨大的陽肉正抖動不己。

梅萱心裡剛才以為雲中良欺侮了她,結果發現她那小穴還完好如初,因之對雲中良的救她由衷感激,心中萌生好感。

晨曉,窗外薄露,滴著細細的小雨,使得床上光裝的雲中良,像浴在夢樣的情調中,是那麼挺俊,而那漲大的雞巴又是那麼樣的誘人。

似剛由大病初癒的梅萱,對雲中良一瞬間由誤會而瞭解,再看到那光裝的全身,還有那顫動的陽具,突像一頭柔弱的熟羊,她那高高的粉肉,雪臀,不由地向床上走了去…………。

床上的雲中良亦展開他的雙手,迎接著梅萱的到來,一對光裝的身體於是在那床上緊緊的擁抱著。

天啊!這麼大的東西,頂得人家好舒服,梅萱一面擁抱著,心裡一面想著:「假如那雞巴插……插在我的小穴裡,一定快活死了。」

梅萱雖然還是處女之身,然身體的成熟不亞於一個儀態萬千的少婦。

梅萱腦子裡一想到那事,春心不由起了一陣漣漪,渾然忘我似的,小穴裡的淫水也隨之流了出來。

而此時床上的雲中良,亦擺動著他那健壯的身體,那根火紅的大雞巴亦跟著發抖,好像在對梅萱示意它的神力。

這時,由於雲中良那集大雞巴一抽一抖地在梅萱那兩片陰唇上,使得梅萱又好奇又清松,不由得那一雙秋水似的大眼睛,向下一看,目不轉瞬地,一雙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號的陽具上瞪著,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,忍不住連口水都流了出來。

梅萱幾曾受過這樣的刺激,她那心中青春的慾火,如彈藥似的爆發開來。

她再也不顧那少女的羞持了,上頭用手緊抱住雲中良,下頭那小穴緊壓住那火紅的大雞巴。

過去離家時,母親的吩咐,這一切均在她腦海中棄之不顧了。

雲中良緊擁住梅萱,一面用手無限憐惜地在她那秀髮上輕摸,緩緩地把嘴唇送了上來,吻住了梅萱。

兩人相視好久,雙方似都在飢渴地等待那暴風雨的來臨。

雲中良把嘴唇緩緩移到梅萱的酥胸吻摩著,然後用左手緩緩地把梅萱那修長的兩條玉腿分了開,手指輕輕地在淫水外溢的陰戶之上,轉動,振動地撫按了起來,梅萱那受過如此的刺激,經雲中良如此一逗,全身顫抖得比得了陰塞功還利害,陰戶的粉紅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斷的了出來,而陰道裡面更是如有小蟲蠕動一般,奇癢無比,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將那沾滿淫水的渾圓肥臀,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著,忽然又轉身使勁地擁抱住雲中良,顫動的聲音,幾乎衷求道:「良……你使……使我……好過癮……你知道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經不起……挑逗的……別……別再欺侮我了……良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……插進……小穴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好不容易說了這些話,到最後幾乎已經含混不成聲了。

雲中良聽這美的淫聲,心中一股無名的熱流,頓時充滿心中,於是將梅萱擺好,伸手在那濕潤的陰戶口掏了兩、三下,這一掏,梅萱的浪水又猛的衝出,沖得他全手盡濕。

於是雲中良忙將那淫水在那火紅的雞巴四周濕潤著,輕輕地用手去分開那緊閉的兩片陰唇,挺著那根大雞巴在梅萱的桃園洞口作試探性的進入,急得梅萱一張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紅,兩排雪白的牙齒更是咬得咯咯作響,那渾圓的屁股又是向上挺,口裡更是發出那人的淫聲:「良哥……我……我求你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插我的……小穴……我……裡面……好……好癢哦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哦……哥……你那……大雞巴……把我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」

溫柔體貼的雲中良,對於處女的梅萱更體貼入微,尤其對剛破瓜的梅萱更是不敢大意,惟恐將她弄痛,只有慢慢的,輕輕的,極為小心一分一分的向陰戶裡面推進。

雲中良那根火紅的大雞巴,一直插到梅萱的子宮口,頂住花心,梅萱才輕輕的喘著一口氣道:「良哥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哥……慢……慢……輕點……我…………我……小穴……有……有點……酸痛……哦…………快……快裡面……又癢……哥……快……不……抽……呀……我……好痛快……哦……哼……我……簡直……飛…………飛上天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這時梅萱雙手環腰緊緊抱住了雲中良,臉部一擺,把舌頭吐出到雲中良的口中,兩條玉腿,分支在床上,迎合著雲中良下插的姿勢,用力一挺,那豐滿的臀部,已主動的打轉著,陰戶深處的子宮口,更似小嘴似的,一吸一收的吻住雲中良的龜頭,使他徒生快感。

雲中良龜頭被吸吮的渾然忘我,憐愛地問:「萱……我……雞巴……那龜頭……被你……那小嘴……吻得……我……我好……過癮,我……唉喲……萱……吮……住我了……哦……噯……」

梅萱一直配合著雲人良的動作,上迎下挺,淫水及那處女的血水,不斷地向外猛瀉,從屁股溝裡,一直流到那潔白的床單裡。

「哎唷……哥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你……好會玩……妹……又……又要……丟了……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梅萱的淫聲越大聲,浪水的響聲也越來越大聲。

「萱……你……的浪水……流……流得……好多哦…………妹……你還……好吧……過……癮嗎……哦……」

「唔……哼……我……過癮……我感……到…………人生……活著……多有意思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哥……你好偉大……以後……我都要……要與你…………永遠……在一起了……」

這時,梅萱那對大眼睛,微微閉合,動態百出,尤其是那又大又圓的肥臀,沒命地搖擺著,更使雲中良心中癢得不得了。

「萱……你……長得真美……」

「哦……別……吃我的……妹被……你插……得這……般……厲害…………我……這時候……一定難看……死了……哼……」

他們一面抽動,一面又打情賣俏著。

這使得梅萱的動作又激烈起來,似乎雲中良那雞巴的抽動已配合不上她了。

梅萱雙手緊緊抱住雲中良的臀部,大屁股沒命地往上挺,,口裡的浪叫之聲,更加大了。

「哦……哎唷……插死我吧……良……良你……插得我……骨頭都…………酥了……哼……哦……美死我了……良……我……沒命了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哎喲……嘖……哎喲……太美了……好痛快……嗯……良…………我……可……活不成了……哼……沒命了……要……要上天了……丟呢……又……又要丟了……快……快再抽……我……太快樂……丟出來…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嘖……丟了……丟了……」

雲中良的動作也隨之加快,淺淺深深,又翻又攪,又是猛插,一插到底,抵緊了梅萱的子宮口,猛吸起來,當那龜頭在吸陰精時,不自覺地吸住了梅萱的穴心,這時梅萱又忍不住叫了起來:「哎喲……良……我的哥……你雞巴……咬住……我的……喔……哦……大力……一些……我的愛人……我的穴……被……你……龜頭……咬下了……哦……精……又被……咬……咬出來了……啊唷……哼……再……再咬……咬……死……我……哼……」

猛然,梅萱身子一陣顫抖,牙齒咬得吱吱作響,一股熱流,從子宮口流了出來。

這時雲中良依然不停的衝刺著。

身體下面的梅萱,嬌弱無力的哼叫著,滿頭秀髮,淩亂地散在枕頭之上,臉上的光輝,似乎感覺到很滿足的樣子。

這時雲中良的龜頭,感到一陣燙熱,急忙連沖一陣,後脊一麻,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梅萱的陰戶裡。

自那天雲中良與梅萱分手後。

梅萱因有事想回梅花山莊,而雲中良亦要往南鬼谷去尋找靈芝草,以取回救師弟的死毒。

因之,言明三月後,雲中良再至梅花山莊提親。

往鬼谷的路途中,馬不停蹄。

過湖南,第二天中午時分,已經到了山海關。

山海關,即天下第一關,為古今之重鎮,人口眾多,商業非常繁榮。

雲中良才到城東,正擬入城,忽聽刺刺一陣馬蹄聲,心中一驚,才一擡頭,忽見城門口捲起的飛塵,而人已閃光般迎面而來。

雲中良迅即閃了開來,然後有三個行人閃讓不及,為首的那位武士,暴喝一聲手中鞭稍揚處,叭的一聲,那三個行走的路人,立時傳出一聲慘叫,翻跌在一間茶店的門口。

奔馬過去,只留下那些馬上武士得意的笑聲,好像這些武士打人,只是為了取樂。

那茶店的茶客出來將三人扶起,只聽一人道:「老鄉,怎聽見他們來了,還不讓路呢?只挨了一鞭子,不然被撞死了,誰為你們伸冤去?」

雲中良聽人說話的口氣,便知剛才那些人,平素橫行慣了,仗勢欺人,心中大為憤怒,於是下馬前去,問道:「請問,剛才那些武士,是什麼幫派?」

被問的那人,擡頭望了一眼,見他是外地人,又向四周掃了一眼,才應道:「太陰鬼指的武士!」

雲中良道:「難道此地就此讓他們橫行,沒人阻止?」

「阻止他們?」

那人苦笑一聲,搖搖頭,道:「客人,你最好別問,我們這城,可不比別的地方,你請吧!」

說完,獨自回到茶店中,不再理會雲中良。

雲中良索興走進茶店中,要了一碗茶。

那知茶才沖好,又聽到城門口又傳出馬蹄震響聲,似有十數隻馬奔馳而來。

就在此時,雲中良忽聽茶店中有人歎了口氣道:「胡老莊主一世英雄,想不到現在被人欺到頭上來了!唉,這成什麼世界。」

那人接著道:「太陰鬼指居然要那胡莊主的掌上明珠,雖然聽說那胡家大小姐也有一身家傳武功,一定不會屈服,然又怎能鬥得過這種狠毒的魔頭,唉!胡老莊主俠義一生,沒有兒子,只有這一個女兒,要趕快出嫁給人,也就沒事,偏偏他眼光過高,廿四、五還沒有意中人,結果惹出一場是非。」

雲中良聽得心中又驚又怒,心說:「原來是這麼一回事!」

雲中良越想越憤怒,本來是為了上鬼谷要靈芝草而路過這城鎮。

而那胡姑娘之事,他又不能不管,這即是英雄俠義之心使然,路見不平,打抱不平。

他沈思了一陣,忽然心說:「大丈夫義之當為而義,瞻前顧後的作什麼?」

雲中良一面走,面心中惴想,事情他由茶館那人的談話中聽出一個大概,胡莊主是一個息隱多年,武林人十分敬重的老英雄,而老英雄無子,只有一個掌珠,必然很美,被什麼太陰鬼指看中了。

於是往胡家堡趕了去。

往堡邊一集大樹一縱,忽聽:「小姐,你真要走了。」

雲中良看到那位胡姑娘了,凝神一看,果然這姑娘長得十分美麗,柳眉目清,瓊鼻櫻唇,雖是淒楚神色毫不減那動人的風態。

她穿的是一身綠色勁裝,手提一集寒光森森的長劍,秀髮也用青巾蓋著,因是一身青,更顯得膚光欺霜壓雪,有如凝脂。

姑娘雖是雙眉緊索但一對鳳目中卻閃爍出英威。

忽而臉上已褂上兩行清淚道:「父已臥病在床,煩各位多於照顧。」

雲中良心中一想,便知道這姑娘不但人美,而且孝心可嘉,更堅定自己要救她之心。

這時,只見來帶她那些武士,響起得意之極的笑聲,笑聲未落,忽然姑娘一劍刺了過去,那知劍未刺出,當響了一聲,劍忽落地,姑娘嬌身,已無力倒在一個武士的手臂之中了。

雲中良見一行人上馬離去,才飛身掠落,遠遠隨在馬後,一會兒工夫,已來到了靈山,看著那些人進入,才在附近找了一家客店住下。

寒星滿天,明月一鉤! 靈山到處燈紅酒綠,熱鬧非常。

大廳中,更是歌聲悅耳,太陰鬼指高坐在首席,下面坐的卻是一個妖媚迷人的少婦,眉梢眼角,春意盎然。

大廳之後,相隔四重院落,且有一個精緻小院,珠連繡,戶燈照綠窗,左邊一間房門,呀的一聲開了,走出兩個女奴,年齡約十八、九歲。

前面一個女婢,右手掌著一個宮燈,後面跟的女婢,則雙手捧著一隻紅漆盒子,正向前院行去。

前面女婢忽然喊了一聲,道:「姊姊,老爺為什麼睡覺總要這只盒子?」

後面女婢笑道:「是睡覺前吃的春藥呀!」

「什麼叫春藥?今夜收第十姨太還要吃藥?」

「傻小子!」

前面女人噗噗一笑,道:「這個也不懂,這春藥吃了睡覺才妙得緊,而且今夜就是要給那位胡姑娘準備的呢!」

「有什麼妙?你吃過嗎?」

後面女人(呸)了一聲,道:「死丫頭,你要想吃,我給你一粒,保證你那地方要命!」

「什麼地方要命?」

「唉!天啊!就是你那陰戶,你該懂了吧!」

只聽那女婢咯咯笑道:「我說啦!老爺夜間一住那邊,必然送這盒子去,唔!男人呀!真是什麼法子也想得出來!」

兩婢曲曲折折的穿行了三重院落,最後走到有四名守衛的一座小院前。

一個武士咧嘴一笑,道:「春菊,你捧的是什麼?」

捧紅漆盒子的春菊啐了一口,道:「你管?」

那武士又是咧嘴一笑,道:「不說我們要檢查!」

另一個武士打趣的伸手一攔,道:「大爺吩咐,凡是今夜送吃到這玫瑰花院的人,一定要他自己先嘗過,嘻嘻,還要我也嘗過,春菊,我們兩個嘗嘗好不好?」

春菊粉臉一紅,猛啐一口,道:「你美得冒泡,快讓開!」

那武士貪婪的看了兩個婢女一眼,舔舔嘴唇,退了開來。

兩個婢女疾步入門去。

這是一間單獨的兩房一廳的小院,門口上站著另外兩個婢女,居然也一身紫衣,手中各提一隻閃亮的長劍,廳門上一盞雪亮的珠燈,照得小院中明如白晝。

春菊向兩個女婢笑道:「兩位姊姊辛苦了!」

守門的兩位女婢嫣然一笑,左面女婢道:「又送那春藥來了?」

春菊向房中一呶嘴道:「今夜要給胡姑娘與大爺吃呢!」

右面提劍婢女笑道:「快去吧!大爺差不多要來了!」

春菊格格一笑,翩然而入。

這間房佈置得十分[1]1326;麗,象牙床,流蘇帳,梳妝台上高豎著一面光可鑒人的銅鏡,左面壁上,褂著一付仕女嘻春圖,是一幅『倒坐蠟燭』,一個健壯的男人躺著,揚起那具大的雞巴,剛好對準,爬坐在他上面的一個仕女的肥大陰戶上。

床上繡枕鴛衾,秀氣襲人。

鴛衾之下,輕輕蓋著一個鵝眉鳳目的少女,一聽有人進房,忽然雙目一睜,含著怨恨之極的目光,向來人看著。

春菊將紅漆盒子放在一張柳桌上,將窗上繡放下,才走到床前,向床上少女看了看,笑道:「十姨太,恭喜你啦!」

床上小姐,當然是胡莊主的掌上明珠胡慧珍,她狠狠瞪了春菊一眼,叱道:「快給我解開穴道!」

春菊搖搖頭道:「回告十姨太,婢子不敢也不會。」

胡慧珍歎了口氣,大概也看出這婢女不會,兩顆豆大的淚珠,滾落枕上。

春菊輕輕笑道: 「是大喜事啊!怎生哭了?」

說罷,走上前去,揭開棉被,伸手便去解姑娘衣扣。

胡慧珍叱道:「你要作什麼?」

春菊道:「脫衣服啊!」

胡慧珍臉色突然蒼白,似想扭動身子,可是一點也動彈不得,急得大聲叱道:「不許碰我!」

春菊笑道:「這是大爺吩咐的,不脫怎行。」

胡慧珍急得淚珠像斷線珍珠,噗軟滾落,叱道:「不行,快滾!我不脫!」

春菊格格笑道:「怕什麼,我們同樣都是女人啊!」

胡慧珍因不能動彈,無法反抗,轉眼之間,上衣已被解開。

這時,另一個婢女上前將她扶起,上衣被脫後,又解褒衣,然後脫下衣。

胡慧珍急得淚珠滾滾而落,但她知道再怎樣苦求均沒用,只得長歎一聲,將雙目緊閉,任由兩個婢女擺佈。

一會兒工夫,全身脫得一絲不掛,雲亮的燈光映射,更顯得姑娘的肌膚又白又嫩,真是吹彈得破。

兩婢相視格格輕笑,才將鴛鴦被輕輕蓋上,細步退出房去。

燈光幽幽的照在床上,照在胡慧珍那張吹彈欲破的臉上,更照在她那滾落著晶光的淚珠上,時間啃著姑娘的芳心,她錯了!她本想與淫盜同歸於盡,最低限度,自已拼著一死,為家門保持清白,可是,現在她知道全錯了,自已連動一下也不可能,只有眼睜睜等著,等著那惡運的來到。

雖然這時不過是初秋,但姑娘的一顆心,恍如放在一片冰原上,冰卻,僵硬,已經沒有一點生的氣息,希望跟著逝去的時光漸漸遠去,而殘酷的現實,卻向她漸漸在接近。

忽然,一陣得意的怪笑聲,遠遠傳來,姑娘心中為那刺耳笑聲,像一把利劍,直刺在姑娘芳心深處。

笑聲傳來不久,跟著響起一陣雜亂的腳步聲,步聲沈重,好像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慧珍的心坎上。

慧珍的一個心,隨著腳步聲向下沈,而心的下面,卻是黑暗無底的深淵,又好像寒冰地獄。

寂寞的時光漫長,而惡運降臨一個即將被迫害的人卻最快,一會兒工夫,那笑聲和步聲,已來到了十院之外。

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,淫蕩的格格媚笑道:「莫負了一刻千金呀!時間寶貴請快進去吧!只怕人家望眼欲穿等得不耐煩了。」

「格格!」

隨著笑聲,兩個人的腳步聲,直向院中走來,一直進了廳門,才聽那女人媚聲笑道:「我就在這房中替你留心著內院,快去吧!聽說還是一個蓬門未開的處女呢,憐惜點吧!別暴雨摧花,弄得嬌響宛轉。」

「哈哈!」

一聲粗狂的大笑道:「美人兒,你怕那淫聲聽了心癢難過是不是?」

「呸!才不是呢!」

「哈哈……哈哈……」

珠一卷,一個鬍髯滿臉的高大漢子,帶著一絲絲的酒氣已然跨入房中。

床上的慧珍那敢睜眼呢,又羞,又急,星眸緊閉,一顆心卻在狂跳不已,口中輕輕的發出一聲絕望的歎息。

這漢子正是太陰鬼指,他脫去外衣,現出雙臂雙腿上毛聳聳的肥肉,走到床前,仔細的向緊閉著雙目雙頰飛紅的姑娘看著,哈哈笑道:「美人兒,別怕哦,包你抽得痛快就是!」

說罷,伸手在姑娘的臉上輕輕的擰了一下,然後才回過頭來,走向桌子邊,伸手去打開那只紅漆盒子。

就在他要打開紅漆盒子瞬間,房中燈光突然驟熄,那太陰鬼指驚得一怔回頭,床上那位美人兒還靜靜地躺在那邊。

於是由盒中摸出一顆藥丸,走到床前,摸著塞在床上的姑娘口中,然後騰身上床。

一陣嬌喊! 一陣哈哈! 突然太陰鬼指不動了,血從背後流了開來,緊接著一聲冷笑,迅即由床上夾了胡姑娘,兩條身影,向一叢花蔭下一閃而逝。

這來人是誰? 他正是雲中良! 他從大廳一直用閃身術跟著這位太陰鬼指,來到玫瑰花院,再由西側院牆掠入,隱伏在花蔭下,見院後無人,才又閃入後窗。

在這寂靜的夜晚,天空只有幾顆星星一閃一亮地點綴在天際。

雲中良夾著胡慧珍一路到了太行山中,找到了一個隱閉的山洞口。

偎在雲中良懷中的胡慧珍,由於穴道被制,全身軟綿無力,身子直向下滑了去。

雲中良趕緊將她摟住,低聲道:「胡姑娘,你怎麼了?」

胡慧珍『嗯』了一聲道:「煩你把我穴道解開吧!」

此時赤著身體的胡慧珍,那一對堅鋌而又最富彈性的雙峰,立即壓在雲中良的胸上。

登時一陣奇妙的熱力和感覺,使得雲中良身上微微一震,胡姑娘傳出的怦怦心跳聲,居然感染得使他的一顆心,也跟著猛跳起來。

而且就在這時,雲中良鼻中又嗅著由胡慧珍身上,散發出來的一股最為奇妙的幽香氣息,非蘭非麝,醉人已極。

這一來,雲中良的一顆心,更似要跳出了心腔,不止如此,而且身上也升起了一股熱流,像電一般閃盡全身。

雲中良一隻左手,突然摟得更緊,這是一種奇妙的反應,而胡慧珍亦緊靠了過來,右手往她的穴道一運力。

胡慧珍突然睜開雙目,擡起頭來,那對水汪汪的大眼,流露出性的飢渴。

原來剛才太陰鬼指給她吃的那顆春藥,現已慢慢發作起來了下面陰戶奇癢難忍。

這時,雲中良把那件白衫脫下蓋住慧珍那知她又把白衫拿下,不顧一切,擁住了雲中良。

雲中良忽然一震,吃驚道: 「姑娘……」

但是,只喊了一聲姑娘,下面卻不知應該說什麼了,因此,只嘴唇動了幾下,並未說出話來。

胡慧珍滿臉紅雲,櫻唇動了幾下,一個字也沒吐出。

突伸雙手,剝下雲中良的衣物,有些撕得破爛,左手環繞住雲中良的頭,把自已那鮮紅的嘴唇湊了上來。

雲中良忽有所悟,心中已慢慢諒解到慧珍突來的動作,而且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於是雲中良亦以敏捷的手法,對胡慧珍的柳腰摟了起來,把嘴上來拚命地在她的櫻桃小嘴中狂吻著。

「哼……哥……我的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好癢……哥……把你的…………大雞巴……給我插……插上吧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忍不住……我……好需要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快嗎……」

慧珍似乎與平常的她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,她口裡不斷呻吟著,那淫聲更使人心中回湯不已。

於是雲中良把嬌軀搖擺不停的慧珍抱到一處較平坦的地方,把他那件白衫在草地上。

那天上的星光照在慧珍的玉腿盡處的小穴上,真是好看,雲中良不由得流下口水。

雲中良的左手,這時已伸到慧珍的兩條之中。

「哥……不要……再……逗我了……快……入我……給……我……止止……癢……我那……小穴……像……有蟲蟻……在走動……奇癢…………無比……哥……求你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聽了胡慧珍的要求聲,更把雲中良刺激得慾火高漲。

「哥……我……難過死了!」

於是雲中良,伸手按住她的陰戶,只覺得又濕又燙,那兩瓣陰唇也隨著手指的拂弄,一開一閉自動顫抖著。

他立刻轉身跪了起來,分開慧珍那兩條修長的玉腿,讓慧珍右手抓著雲中良那火紅的大陽具,對準她那鮮紅奪目的陰戶,猛力一挺,插得她嗯叫一聲,若大的陽具,已全根盡入。

「哥……輕輕點……有……有點痛……但……裡面……好癢……哥…………慢……慢……的抽。

哼……哦……好痛快……裡面……好……好燙哦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痛……哎喲……我……要……飛上天……真是……太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哎喲……哦……嘖嘖嘖……哼……」

慧珍肉緊的淫叫著,一方面又自動地把陰戶往上挺,雲中良更是使勁地抽送著。

雲中良抽送得愈緊,慧珍的反應也愈劇烈,突然她的雙手拚命地按壓在雲中良的臂部,迎合著雲中良的挺送,情緒之熱烈,使雲中良感到吃驚,慧珍這種放蕩的情形比過去的梅萱姑娘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幾十下後,慧珍的氣息粗短的喘起來了,眼睛若開若閉,嘴裡呻吟連聲:「哦……喔……唷……插死……我吧……哥……你的雞巴……又長…………又硬……像根……鐵棍……插到……我穴裡去……插得我……酥……麻……痛……癢……各種滋味……一起來……我……真的……好痛快……哎喲……我有點……吃不消……然……又喜愛……你插……美……美極了……哼……哎喲……我……好快活……快……用龜頭……抵住……我的花心……我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忽然,慧珍的小嘴湊到雲中良唇上,把吞頭塞在他的嘴裡,要他吮吻著,身子挺得更高……

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下午,太陽從蔚藍的天空中,射下柔和的光輝,和風徐徐吹來,不時吹起幾片落葉,那落葉隨風飄呀飄的,盤旋不已,輕巧地落在地面上。

這時座落在洛陽城的一處上,在一廣場的後面,是一座寺院,山門口高懸著金漆已微微破壞的門額,上面刻著「太元古堡」四個尺許大金字。

今天正是清雲道士與飛龍刀客比武的日子,廣場中心已圍滿觀看的人群,;而廟寺的山門卻緊閉著,好像廟中的和尚,也許是出家人,無嗔無慾,不願沾染武林是非,連看熱鬧的興趣也沒有所以緊閉山門,隔絕是非。

這時,廣場前大道上,仍不時有人趕來,每當有人出現,先到的人,總對來人細心打量,若是相識的,有的出聲招呼,有的話題便轉到來人身上。

大家正談著,廣場四周忽然鴨子無聲起來,大家控息著,凝視著,所有的目光,一齊投向遠處而來的姑娘身上。

因為這姑娘衣著和走路,不像附近的人家,沒人看過,但眾人全是行家,一看姑娘衣著和走路,一定是個武林中人。

當然這還不是數十位武林人屏息凝視的因素,最大的因素,是這姑娘真美,一張圓圓的臉上,裝著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,真個眉似春水,目如秋水,瓊鼻之下,一個炸破的櫻桃,右頰上不時展露出一個梨渦。

身上披著一件紫色風衣,跨步時,隱隱現出內面是一套綠色的緊身衫褲,頭上那秀髮更是隨微風飄逸著,光可鑒人。

這姑娘可大方得緊,幾十雙眼睛注視著她,她滿不在乎的跨入廣場,向廣場的佈置掃了一眼,梨渦兒一展,露出一口編見似的牙齒。

誰也沒有留心看出她笑的本意,因為一個明艷的姑娘,笑起來是迷人的,有些性好漁色的人物,被姑娘這一笑,靈魂早已經飛出了。

即使是正派人物,因為姑娘本來就美,笑起來更美,像一朵朝露中盛開的玫瑰花,可餐可賞,雖然心無邪念,但也被姑娘的美分了神。

因此,沒人留心她笑的是什麼?這時,姑娘才眨動著一對美麗的眸子,向四周的人群看了一眼,又是粉紅一笑,才獨個兒立在場邊的一株松樹下,仰望天空的白雲出神,神態之間,有天真,有具傲,也有著不可侵犯的英威。

等到姑娘停身在樹下,場中議論又起,全在猜想這姑娘的來路。

< 武林中人,本來沒有什麼男女之嫌,但這樣美麗年青的姑娘,單身在這種場合現身,自然是最引人注目的。

於是,有人猜測,這姑娘必是那一位有名人物寵壞了的姑娘,不懂江湖風險,為了好玩偷偷跑了出來。

但是老大持重一點的人,卻認為這姑娘必是大有來歷,人家即然敢一個人出來,身手必然不弱。

自然姑娘現身,可以美驚全場,整個注意力全集中在這姑娘身上,大家幾乎忘了有人即將在場中比武之事。

但卻有一個人例外! 是誰? 一個身著白衫的少年,他停身處正好與姑娘不過數尺,劍眉星目豐神如玉,但卻一臉高傲神色,自始自終,他連眼角也沒有瞄姑娘一下,當然不只是姑娘,可以說自他到場中,連所有的人也沒有看過一眼,他何時前來?場中沒有人注意他,一個人坐在場邊一塊大石上。

偏是,姑娘倒反而用眼角向他溜,但每當她那美麗眼睛向青衫少年轉動,唇角便會向下輕微的扯動,鼻頭也向下一聳。

日影移動著,時間拉回了人們的記憶,多數又向廣場望了去。

此時清雲道士與飛龍劍客已雙雙騎著馬兒來到廣場。

「真是兩名欺名盜世之流,早知如此,我才不來呢?」

聲音說得很輕,場中人並未留意,但離他不遠的姑娘,卻聽得清清白白,口角兒又向上聳,明眸一轉,好像想起了什麼? 只見她微微一笑之後,右腳尖一動,一個大石子,呼地一聲,正向白衫少年足裸上飛去。

白衫少年昂首仰望天,對姑娘淘氣的踢去一個石子打他,理也不理。

眼見石子將擊中白衫少年足裸,他仍似不知一般,不知怎地?姑娘又改變了主意輕輕「嗨」

了一聲,道:「石子來了,快跑!」

白衫少年一動也不動,似是未曾聽見,根本不理姑娘。

姑娘小嘴一聳,鼻頭也上聳,生氣似地說:「活該!」

那知她話聲才落,白衫少年連看也沒看一眼,僅腳尖向下一挑,那個石子被他筆直踢起跟著右手上揚,手指一彈,那個大如雞蛋的石子出輕微一聲脆響,在白衫少年面前尺許處,碎為細沙,紛紛落地。

姑娘微微一愕,但卻跟著又是一聳道:「別在這麼多人面前臭美,這點功夫,有什麼了不起?哼!」

白衫少年也不回頭看她一眼,僅微微一笑。

幾次不理,那姑娘氣可大了,正待發作,忽聽有人叫道:「看!兩人多精彩啊!」

這一叫喊,姑娘才按住著性兒,回頭向廣場看去。

這時觀眾的叫好聲,此落彼起,久久不絕。

但就在所有的人全神注視飛龍劍客展露身法,在一片叫好聲中,姑娘耳邊忽又響起那白衫少年的聲音:「妙不妙?」

姑娘回頭瞪了他一眼,沒好氣的說:「誰理你!」

這時廣場中的飛龍劍客抽出那把寶劍,剎剎一聲長劍出來,手一振,劍剎聲中,似如龍騰飛躍,施迥流動,光芒奪目。

兩人打得難解難分,大家不斷叫好。

突然清雲道士發現情況有異,連退幾步後,大眾的目光,齊眼望去,那知不可猶看,立即有人大喊一聲:「看啊!斷魂大盜!」

這一聲斷魂大盜,場中秩序大亂,立時四散奔去。

姑娘也被這一聲(斷魂大盜)驚得一愣,正想舉頭看時,只聽身邊響起一聲:「不知死活的姑娘,還不快走!」

那知道這一句話,立即把姑娘羞怒,細掌一伸,迎面便向白衫少年打去。

姑娘不但這一掌打空,連人都不見了,才是一愣,只見左面大石之後,忽然探出那白衫少年的頭兒,向她微微一笑道:「姑娘,我在這兒!」

這一下姑娘的氣可大了,右腳猛力一,碎了一口,身影如風,猛撲前去。

那知她撲到石後,那裡還有人,白衫少年又不知去了那裡? 姑娘本來玩刁過人,每逢與人動手過招,總是她戲玩別人的多,想不到今天遇上了對手,眼珠兒一轉,笑道:「你出來嘛!我不打了,告訴我那什麼來著的大盜!」

忽然在身後一集約四、五尺的大樹上,傳來那白衫少年的笑聲道:「姑娘你口是心非。」

這不看罷了,一看之下,全身發麻,喘聲道:「你到底,是人是鬼?」

跟著響起朗朗笑聲,雖是其聲朗朗,像利刀一般,刺得人耳骨生痛。

不用猜,便知這發笑之人,定是斷魂大盜無疑。

姑娘何嘗不意外,連呼吸和心跳也全部停止,她運足丹田之氣,準備一戰,這一剎那之間。

突然他雙手向樹稍白衫少年一彈,這顆大樹哄然一聲倒了下來,然卻看不到白衫少年了。

而姑娘卻被震得血氣翻湧,趕緊運行真氣,將那上湧的血氣,強壓下去。

雖然她將上湧血氣按止住,但也感到頭暈目眩,身子搖搖將倒。

而周圍立即有十來人口噴鮮血,倒在地上。

待姑娘身定後,立即從身上取出一把發光的劍,剎的一聲震響,幾乎脫手而去。

斷魂大盜哈哈大笑一聲,道:「劍是好劍,劍招也算不錯,可惜你遇上了我,美人兒,我是捨不得傷你,哈!哈!你看這兒景色真美,正是行樂的大好地方。」

姑娘氣得更紅了,然聲音嬌滴滴的聲音,道:「但你得答應送我一件東西,你能不能給我?」

斷魂大盜更感到靈魂出了竅,因為姑娘太美了,美的有些令他色令智昏,聳肩道:「別說一件,什麼都可給你!」

看見鳴光一閃,劍芒暴漲,一聲嬌吟道:「淫賊!看劍!」

話聲中,一劍向斷魂大盜斜肩插去。

相距又近,斷魂大盜又被姑娘那迷人的笑臉,醉人的聲音,弄得飄飄然,那知她出手又快又狠,剎的一聲,一劍打正著。

這下把斷魂大盜氣的老羞成怒。

大吼一聲,右手急縮,左手跟著打出,一股奇大的力道,卻向姑娘撞來。

姑娘只見眼前漆黑,口中一甜,哇地一聲,噴出一口鮮血,人便昏迷了過去。

「好狠的心,對女孩子也這樣出手。」

話聲未完,這時那白衫少年在半空中整整劃一個圓形,輕靈而美妙。

說時遲,白衫少年在半空中身形劃圓,上身一滾而起,大喝一聲左掌右指,由上而下急然而攻出。

蓬地一聲,斷魂大盜前胸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,一條身子搖搖不定地往後跌退,但跟著又是一聲大叫,而那如劍指風,又躍胸而過。

只見他雙手向上一翻,斷魂大盜,像雨後飛虹,向身後倒飛出去,身子隨著(碰)的一聲,倒在地上。

白衫少年回頭看姑娘臉上,只見她雙目緊閉,面色已成白色,全身顫動,銀牙(咯咯)直響,似乎已到無法忍受的地步。

白衫少年長歎一聲道:「看來,姑娘已中斷魂大盜的寒涼之中了,要救她除了那法,我實想不出什麼法子了?」

白衫少年想於此時,最後,忽然下定決心,扶起那姑娘飛奔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 白衫少年下定決心,將門戶關上,伸手一摸姑娘的身體,果然週身寒涼,像一塊冰水一樣。

趕緊與她低頭而起,又用棉被蓋住,同時凝足真氣,緩緩度入姑娘口中。

良夜遙遠,秋風陣陣,白衫少年依著一個人樣冰涼在姑娘身邊,然後把他的白衫、內衣、內褲一起脫下,再慢慢去解開姑娘的外衣,綠色長褲,紅色肚兜,那絲質的內褲脫了下來,現在兩人已是光裸裸了。

白衫少年此時也感難持,約有一個更次,才聽那姑娘(嗯)了一聲,身上漸有暖氣,但仍木然不動。

由於他吐出真氣過多,人亦不知不覺睡了過去。

睡夢中……白衫少年忽被一陣聲音叫醒,只見那姑娘脫身露體,那一身粉肉,有如兩座高山,高高直立著,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,兩隻伸長玉腿的盡處,一把黑得發光的陰毛,那紅似石柳,兩片大陰唇,像是晨露滋潤樣地鮮紅可愛,這一切把那白衫少年看狂了。

那姑娘臉上突然比紅粉更紅,說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「姑娘是……在問我?」

「不問你問誰?」

白衫少年又是一呆了,但隨即明白過來,道:「姑娘誤會了,我是在為你療傷!」

「療傷?」

臉上突又飛上一朵紅雲。

又接著道:「我要你說……說……?」

白衫少年道:「說什麼啊?」

「……說……」

姑娘始終說不下去,但臉上卻又如潮似湧起陣陣少女的臉紅,本來這姑娘長的又嬌又白,臉紅潮湧,更顯得明艷動人。

姑娘似乎為難了好一陣子,忽然一咬銀牙,道:「裡面!我要你說,昨夜你那……那……有沒進到……我……那裡面……」

那白衫少年一聽,道:「我說過,是為你療傷,誰又欺侮了你!」

那姑娘想了,忽然喝道:「不許再偷看……」

一轉身,進入浴室,一會兒即出了來,那白嫩的臉上,又泛起一陣紅潮,聲音不但柔和,而且說的更低,更明白道:「我不恨你啦,都是我錯怪你!」

白衫少年道:「你記起過去的事來了?到現在我還不知姑娘的芳名呢?」

「我……我叫梅萱,你呢?」

「我叫雲中良!」

雲中良不明白梅萱態度的轉變,又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錯怪我了。」

梅萱臉上更紅,似口紅深遠,連脖子也紅了 突又啐了一口,充滿著嬌嗔,道:「不許你問,我不告訴你。」

雲中良明白過來,心說:「原來她剛才進入浴室去檢查那小穴子了。」

這時,雲中良猛地從床上站了起來,他似乎忘了身上未著衣物,梅萱恰好面對著,這時把梅萱看得心驚肉跳,雲中良那巨大的陽肉正抖動不己。

梅萱心裡剛才以為雲中良欺侮了她,結果發現她那小穴還完好如初,因之對雲中良的救她由衷感激,心中萌生好感。

晨曉,窗外薄露,滴著細細的小雨,使得床上光裝的雲中良,像浴在夢樣的情調中,是那麼挺俊,而那漲大的雞巴又是那麼樣的誘人。

似剛由大病初癒的梅萱,對雲中良一瞬間由誤會而瞭解,再看到那光裝的全身,還有那顫動的陽具,突像一頭柔弱的熟羊,她那高高的粉肉,雪臀,不由地向床上走了去…………。

床上的雲中良亦展開他的雙手,迎接著梅萱的到來,一對光裝的身體於是在那床上緊緊的擁抱著。

天啊!這麼大的東西,頂得人家好舒服,梅萱一面擁抱著,心裡一面想著:「假如那雞巴插……插在我的小穴裡,一定快活死了。」

梅萱雖然還是處女之身,然身體的成熟不亞於一個儀態萬千的少婦。

梅萱腦子裡一想到那事,春心不由起了一陣漣漪,渾然忘我似的,小穴裡的淫水也隨之流了出來。

而此時床上的雲中良,亦擺動著他那健壯的身體,那根火紅的大雞巴亦跟著發抖,好像在對梅萱示意它的神力。

這時,由於雲中良那集大雞巴一抽一抖地在梅萱那兩片陰唇上,使得梅萱又好奇又清松,不由得那一雙秋水似的大眼睛,向下一看,目不轉瞬地,一雙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號的陽具上瞪著,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,忍不住連口水都流了出來。

梅萱幾曾受過這樣的刺激,她那心中青春的慾火,如彈藥似的爆發開來。

她再也不顧那少女的羞持了,上頭用手緊抱住雲中良,下頭那小穴緊壓住那火紅的大雞巴。

過去離家時,母親的吩咐,這一切均在她腦海中棄之不顧了。

雲中良緊擁住梅萱,一面用手無限憐惜地在她那秀髮上輕摸,緩緩地把嘴唇送了上來,吻住了梅萱。

兩人相視好久,雙方似都在飢渴地等待那暴風雨的來臨。

雲中良把嘴唇緩緩移到梅萱的酥胸吻摩著,然後用左手緩緩地把梅萱那修長的兩條玉腿分了開,手指輕輕地在淫水外溢的陰戶之上,轉動,振動地撫按了起來,梅萱那受過如此的刺激,經雲中良如此一逗,全身顫抖得比得了陰塞功還利害,陰戶的粉紅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斷的了出來,而陰道裡面更是如有小蟲蠕動一般,奇癢無比,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將那沾滿淫水的渾圓肥臀,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著,忽然又轉身使勁地擁抱住雲中良,顫動的聲音,幾乎衷求道:「良……你使……使我……好過癮……你知道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經不起……挑逗的……別……別再欺侮我了……良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……插進……小穴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好不容易說了這些話,到最後幾乎已經含混不成聲了。

雲中良聽這美的淫聲,心中一股無名的熱流,頓時充滿心中,於是將梅萱擺好,伸手在那濕潤的陰戶口掏了兩、三下,這一掏,梅萱的浪水又猛的衝出,沖得他全手盡濕。

於是雲中良忙將那淫水在那火紅的雞巴四周濕潤著,輕輕地用手去分開那緊閉的兩片陰唇,挺著那根大雞巴在梅萱的桃園洞口作試探性的進入,急得梅萱一張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紅,兩排雪白的牙齒更是咬得咯咯作響,那渾圓的屁股又是向上挺,口裡更是發出那人的淫聲:「良哥……我……我求你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插我的……小穴……我……裡面……好……好癢哦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哦……哥……你那……大雞巴……把我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」

溫柔體貼的雲中良,對於處女的梅萱更體貼入微,尤其對剛破瓜的梅萱更是不敢大意,惟恐將她弄痛,只有慢慢的,輕輕的,極為小心一分一分的向陰戶裡面推進。

雲中良那根火紅的大雞巴,一直插到梅萱的子宮口,頂住花心,梅萱才輕輕的喘著一口氣道:「良哥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哥……慢……慢……輕點……我…………我……小穴……有……有點……酸痛……哦…………快……快裡面……又癢……哥……快……不……抽……呀……我……好痛快……哦……哼……我……簡直……飛…………飛上天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這時梅萱雙手環腰緊緊抱住了雲中良,臉部一擺,把舌頭吐出到雲中良的口中,兩條玉腿,分支在床上,迎合著雲中良下插的姿勢,用力一挺,那豐滿的臀部,已主動的打轉著,陰戶深處的子宮口,更似小嘴似的,一吸一收的吻住雲中良的龜頭,使他徒生快感。

雲中良龜頭被吸吮的渾然忘我,憐愛地問:「萱……我……雞巴……那龜頭……被你……那小嘴……吻得……我……我好……過癮,我……唉喲……萱……吮……住我了……哦……噯……」

梅萱一直配合著雲人良的動作,上迎下挺,淫水及那處女的血水,不斷地向外猛瀉,從屁股溝裡,一直流到那潔白的床單裡。

「哎唷……哥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你……好會玩……妹……又……又要……丟了……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梅萱的淫聲越大聲,浪水的響聲也越來越大聲。

「萱……你……的浪水……流……流得……好多哦…………妹……你還……好吧……過……癮嗎……哦……」

「唔……哼……我……過癮……我感……到…………人生……活著……多有意思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哥……你好偉大……以後……我都要……要與你…………永遠……在一起了……」

這時,梅萱那對大眼睛,微微閉合,動態百出,尤其是那又大又圓的肥臀,沒命地搖擺著,更使雲中良心中癢得不得了。

「萱……你……長得真美……」

「哦……別……吃我的……妹被……你插……得這……般……厲害…………我……這時候……一定難看……死了……哼……」

他們一面抽動,一面又打情賣俏著。

這使得梅萱的動作又激烈起來,似乎雲中良那雞巴的抽動已配合不上她了。

梅萱雙手緊緊抱住雲中良的臀部,大屁股沒命地往上挺,,口裡的浪叫之聲,更加大了。

「哦……哎唷……插死我吧……良……良你……插得我……骨頭都…………酥了……哼……哦……美死我了……良……我……沒命了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哎喲……嘖……哎喲……太美了……好痛快……嗯……良…………我……可……活不成了……哼……沒命了……要……要上天了……丟呢……又……又要丟了……快……快再抽……我……太快樂……丟出來…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嘖……丟了……丟了……」

雲中良的動作也隨之加快,淺淺深深,又翻又攪,又是猛插,一插到底,抵緊了梅萱的子宮口,猛吸起來,當那龜頭在吸陰精時,不自覺地吸住了梅萱的穴心,這時梅萱又忍不住叫了起來:「哎喲……良……我的哥……你雞巴……咬住……我的……喔……哦……大力……一些……我的愛人……我的穴……被……你……龜頭……咬下了……哦……精……又被……咬……咬出來了……啊唷……哼……再……再咬……咬……死……我……哼……」

猛然,梅萱身子一陣顫抖,牙齒咬得吱吱作響,一股熱流,從子宮口流了出來。

這時雲中良依然不停的衝刺著。

身體下面的梅萱,嬌弱無力的哼叫著,滿頭秀髮,淩亂地散在枕頭之上,臉上的光輝,似乎感覺到很滿足的樣子。

這時雲中良的龜頭,感到一陣燙熱,急忙連沖一陣,後脊一麻,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梅萱的陰戶裡。

自那天雲中良與梅萱分手後。

梅萱因有事想回梅花山莊,而雲中良亦要往南鬼谷去尋找靈芝草,以取回救師弟的死毒。

因之,言明三月後,雲中良再至梅花山莊提親。

往鬼谷的路途中,馬不停蹄。

過湖南,第二天中午時分,已經到了山海關。

山海關,即天下第一關,為古今之重鎮,人口眾多,商業非常繁榮。

雲中良才到城東,正擬入城,忽聽刺刺一陣馬蹄聲,心中一驚,才一擡頭,忽見城門口捲起的飛塵,而人已閃光般迎面而來。

雲中良迅即閃了開來,然後有三個行人閃讓不及,為首的那位武士,暴喝一聲手中鞭稍揚處,叭的一聲,那三個行走的路人,立時傳出一聲慘叫,翻跌在一間茶店的門口。

奔馬過去,只留下那些馬上武士得意的笑聲,好像這些武士打人,只是為了取樂。

那茶店的茶客出來將三人扶起,只聽一人道:「老鄉,怎聽見他們來了,還不讓路呢?只挨了一鞭子,不然被撞死了,誰為你們伸冤去?」

雲中良聽人說話的口氣,便知剛才那些人,平素橫行慣了,仗勢欺人,心中大為憤怒,於是下馬前去,問道:「請問,剛才那些武士,是什麼幫派?」

被問的那人,擡頭望了一眼,見他是外地人,又向四周掃了一眼,才應道:「太陰鬼指的武士!」

雲中良道:「難道此地就此讓他們橫行,沒人阻止?」

「阻止他們?」

那人苦笑一聲,搖搖頭,道:「客人,你最好別問,我們這城,可不比別的地方,你請吧!」

說完,獨自回到茶店中,不再理會雲中良。

雲中良索興走進茶店中,要了一碗茶。

那知茶才沖好,又聽到城門口又傳出馬蹄震響聲,似有十數隻馬奔馳而來。

就在此時,雲中良忽聽茶店中有人歎了口氣道:「胡老莊主一世英雄,想不到現在被人欺到頭上來了!唉,這成什麼世界。」

那人接著道:「太陰鬼指居然要那胡莊主的掌上明珠,雖然聽說那胡家大小姐也有一身家傳武功,一定不會屈服,然又怎能鬥得過這種狠毒的魔頭,唉!胡老莊主俠義一生,沒有兒子,只有這一個女兒,要趕快出嫁給人,也就沒事,偏偏他眼光過高,廿四、五還沒有意中人,結果惹出一場是非。」

雲中良聽得心中又驚又怒,心說:「原來是這麼一回事!」

雲中良越想越憤怒,本來是為了上鬼谷要靈芝草而路過這城鎮。

而那胡姑娘之事,他又不能不管,這即是英雄俠義之心使然,路見不平,打抱不平。

他沈思了一陣,忽然心說:「大丈夫義之當為而義,瞻前顧後的作什麼?」

雲中良一面走,面心中惴想,事情他由茶館那人的談話中聽出一個大概,胡莊主是一個息隱多年,武林人十分敬重的老英雄,而老英雄無子,只有一個掌珠,必然很美,被什麼太陰鬼指看中了。

於是往胡家堡趕了去。

往堡邊一集大樹一縱,忽聽:「小姐,你真要走了。」

雲中良看到那位胡姑娘了,凝神一看,果然這姑娘長得十分美麗,柳眉目清,瓊鼻櫻唇,雖是淒楚神色毫不減那動人的風態。

她穿的是一身綠色勁裝,手提一集寒光森森的長劍,秀髮也用青巾蓋著,因是一身青,更顯得膚光欺霜壓雪,有如凝脂。

姑娘雖是雙眉緊索但一對鳳目中卻閃爍出英威。

忽而臉上已褂上兩行清淚道:「父已臥病在床,煩各位多於照顧。」

雲中良心中一想,便知道這姑娘不但人美,而且孝心可嘉,更堅定自己要救她之心。

這時,只見來帶她那些武士,響起得意之極的笑聲,笑聲未落,忽然姑娘一劍刺了過去,那知劍未刺出,當響了一聲,劍忽落地,姑娘嬌身,已無力倒在一個武士的手臂之中了。

雲中良見一行人上馬離去,才飛身掠落,遠遠隨在馬後,一會兒工夫,已來到了靈山,看著那些人進入,才在附近找了一家客店住下。

寒星滿天,明月一鉤! 靈山到處燈紅酒綠,熱鬧非常。

大廳中,更是歌聲悅耳,太陰鬼指高坐在首席,下面坐的卻是一個妖媚迷人的少婦,眉梢眼角,春意盎然。

大廳之後,相隔四重院落,且有一個精緻小院,珠連繡,戶燈照綠窗,左邊一間房門,呀的一聲開了,走出兩個女奴,年齡約十八、九歲。

前面一個女婢,右手掌著一個宮燈,後面跟的女婢,則雙手捧著一隻紅漆盒子,正向前院行去。

前面女婢忽然喊了一聲,道:「姊姊,老爺為什麼睡覺總要這只盒子?」

後面女婢笑道:「是睡覺前吃的春藥呀!」

「什麼叫春藥?今夜收第十姨太還要吃藥?」

「傻小子!」

前面女人噗噗一笑,道:「這個也不懂,這春藥吃了睡覺才妙得緊,而且今夜就是要給那位胡姑娘準備的呢!」

「有什麼妙?你吃過嗎?」

後面女人(呸)了一聲,道:「死丫頭,你要想吃,我給你一粒,保證你那地方要命!」

「什麼地方要命?」

「唉!天啊!就是你那陰戶,你該懂了吧!」

只聽那女婢咯咯笑道:「我說啦!老爺夜間一住那邊,必然送這盒子去,唔!男人呀!真是什麼法子也想得出來!」

兩婢曲曲折折的穿行了三重院落,最後走到有四名守衛的一座小院前。

一個武士咧嘴一笑,道:「春菊,你捧的是什麼?」

捧紅漆盒子的春菊啐了一口,道:「你管?」

那武士又是咧嘴一笑,道:「不說我們要檢查!」

另一個武士打趣的伸手一攔,道:「大爺吩咐,凡是今夜送吃到這玫瑰花院的人,一定要他自己先嘗過,嘻嘻,還要我也嘗過,春菊,我們兩個嘗嘗好不好?」

春菊粉臉一紅,猛啐一口,道:「你美得冒泡,快讓開!」

那武士貪婪的看了兩個婢女一眼,舔舔嘴唇,退了開來。

兩個婢女疾步入門去。

這是一間單獨的兩房一廳的小院,門口上站著另外兩個婢女,居然也一身紫衣,手中各提一隻閃亮的長劍,廳門上一盞雪亮的珠燈,照得小院中明如白晝。

春菊向兩個女婢笑道:「兩位姊姊辛苦了!」

守門的兩位女婢嫣然一笑,左面女婢道:「又送那春藥來了?」

春菊向房中一呶嘴道:「今夜要給胡姑娘與大爺吃呢!」

右面提劍婢女笑道:「快去吧!大爺差不多要來了!」

春菊格格一笑,翩然而入。

這間房佈置得十分[1]1326;麗,象牙床,流蘇帳,梳妝台上高豎著一面光可鑒人的銅鏡,左面壁上,褂著一付仕女嘻春圖,是一幅『倒坐蠟燭』,一個健壯的男人躺著,揚起那具大的雞巴,剛好對準,爬坐在他上面的一個仕女的肥大陰戶上。

床上繡枕鴛衾,秀氣襲人。

鴛衾之下,輕輕蓋著一個鵝眉鳳目的少女,一聽有人進房,忽然雙目一睜,含著怨恨之極的目光,向來人看著。

春菊將紅漆盒子放在一張柳桌上,將窗上繡放下,才走到床前,向床上少女看了看,笑道:「十姨太,恭喜你啦!」

床上小姐,當然是胡莊主的掌上明珠胡慧珍,她狠狠瞪了春菊一眼,叱道:「快給我解開穴道!」

春菊搖搖頭道:「回告十姨太,婢子不敢也不會。」

胡慧珍歎了口氣,大概也看出這婢女不會,兩顆豆大的淚珠,滾落枕上。

春菊輕輕笑道: 「是大喜事啊!怎生哭了?」

說罷,走上前去,揭開棉被,伸手便去解姑娘衣扣。

胡慧珍叱道:「你要作什麼?」

春菊道:「脫衣服啊!」

胡慧珍臉色突然蒼白,似想扭動身子,可是一點也動彈不得,急得大聲叱道:「不許碰我!」

春菊笑道:「這是大爺吩咐的,不脫怎行。」

胡慧珍急得淚珠像斷線珍珠,噗軟滾落,叱道:「不行,快滾!我不脫!」

春菊格格笑道:「怕什麼,我們同樣都是女人啊!」

胡慧珍因不能動彈,無法反抗,轉眼之間,上衣已被解開。

這時,另一個婢女上前將她扶起,上衣被脫後,又解褒衣,然後脫下衣。

胡慧珍急得淚珠滾滾而落,但她知道再怎樣苦求均沒用,只得長歎一聲,將雙目緊閉,任由兩個婢女擺佈。

一會兒工夫,全身脫得一絲不掛,雲亮的燈光映射,更顯得姑娘的肌膚又白又嫩,真是吹彈得破。

兩婢相視格格輕笑,才將鴛鴦被輕輕蓋上,細步退出房去。

燈光幽幽的照在床上,照在胡慧珍那張吹彈欲破的臉上,更照在她那滾落著晶光的淚珠上,時間啃著姑娘的芳心,她錯了!她本想與淫盜同歸於盡,最低限度,自已拼著一死,為家門保持清白,可是,現在她知道全錯了,自已連動一下也不可能,只有眼睜睜等著,等著那惡運的來到。

雖然這時不過是初秋,但姑娘的一顆心,恍如放在一片冰原上,冰卻,僵硬,已經沒有一點生的氣息,希望跟著逝去的時光漸漸遠去,而殘酷的現實,卻向她漸漸在接近。

忽然,一陣得意的怪笑聲,遠遠傳來,姑娘心中為那刺耳笑聲,像一把利劍,直刺在姑娘芳心深處。

笑聲傳來不久,跟著響起一陣雜亂的腳步聲,步聲沈重,好像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慧珍的心坎上。

慧珍的一個心,隨著腳步聲向下沈,而心的下面,卻是黑暗無底的深淵,又好像寒冰地獄。

寂寞的時光漫長,而惡運降臨一個即將被迫害的人卻最快,一會兒工夫,那笑聲和步聲,已來到了十院之外。

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,淫蕩的格格媚笑道:「莫負了一刻千金呀!時間寶貴請快進去吧!只怕人家望眼欲穿等得不耐煩了。」

「格格!」

隨著笑聲,兩個人的腳步聲,直向院中走來,一直進了廳門,才聽那女人媚聲笑道:「我就在這房中替你留心著內院,快去吧!聽說還是一個蓬門未開的處女呢,憐惜點吧!別暴雨摧花,弄得嬌響宛轉。」

「哈哈!」

一聲粗狂的大笑道:「美人兒,你怕那淫聲聽了心癢難過是不是?」

「呸!才不是呢!」

「哈哈……哈哈……」

珠一卷,一個鬍髯滿臉的高大漢子,帶著一絲絲的酒氣已然跨入房中。

床上的慧珍那敢睜眼呢,又羞,又急,星眸緊閉,一顆心卻在狂跳不已,口中輕輕的發出一聲絕望的歎息。

這漢子正是太陰鬼指,他脫去外衣,現出雙臂雙腿上毛聳聳的肥肉,走到床前,仔細的向緊閉著雙目雙頰飛紅的姑娘看著,哈哈笑道:「美人兒,別怕哦,包你抽得痛快就是!」

說罷,伸手在姑娘的臉上輕輕的擰了一下,然後才回過頭來,走向桌子邊,伸手去打開那只紅漆盒子。

就在他要打開紅漆盒子瞬間,房中燈光突然驟熄,那太陰鬼指驚得一怔回頭,床上那位美人兒還靜靜地躺在那邊。

於是由盒中摸出一顆藥丸,走到床前,摸著塞在床上的姑娘口中,然後騰身上床。

一陣嬌喊! 一陣哈哈! 突然太陰鬼指不動了,血從背後流了開來,緊接著一聲冷笑,迅即由床上夾了胡姑娘,兩條身影,向一叢花蔭下一閃而逝。

這來人是誰? 他正是雲中良! 他從大廳一直用閃身術跟著這位太陰鬼指,來到玫瑰花院,再由西側院牆掠入,隱伏在花蔭下,見院後無人,才又閃入後窗。

在這寂靜的夜晚,天空只有幾顆星星一閃一亮地點綴在天際。

雲中良夾著胡慧珍一路到了太行山中,找到了一個隱閉的山洞口。

偎在雲中良懷中的胡慧珍,由於穴道被制,全身軟綿無力,身子直向下滑了去。

雲中良趕緊將她摟住,低聲道:「胡姑娘,你怎麼了?」

胡慧珍『嗯』了一聲道:「煩你把我穴道解開吧!」

此時赤著身體的胡慧珍,那一對堅鋌而又最富彈性的雙峰,立即壓在雲中良的胸上。

登時一陣奇妙的熱力和感覺,使得雲中良身上微微一震,胡姑娘傳出的怦怦心跳聲,居然感染得使他的一顆心,也跟著猛跳起來。

而且就在這時,雲中良鼻中又嗅著由胡慧珍身上,散發出來的一股最為奇妙的幽香氣息,非蘭非麝,醉人已極。

這一來,雲中良的一顆心,更似要跳出了心腔,不止如此,而且身上也升起了一股熱流,像電一般閃盡全身。

雲中良一隻左手,突然摟得更緊,這是一種奇妙的反應,而胡慧珍亦緊靠了過來,右手往她的穴道一運力。

胡慧珍突然睜開雙目,擡起頭來,那對水汪汪的大眼,流露出性的飢渴。

原來剛才太陰鬼指給她吃的那顆春藥,現已慢慢發作起來了下面陰戶奇癢難忍。

這時,雲中良把那件白衫脫下蓋住慧珍那知她又把白衫拿下,不顧一切,擁住了雲中良。

雲中良忽然一震,吃驚道: 「姑娘……」

但是,只喊了一聲姑娘,下面卻不知應該說什麼了,因此,只嘴唇動了幾下,並未說出話來。

胡慧珍滿臉紅雲,櫻唇動了幾下,一個字也沒吐出。

突伸雙手,剝下雲中良的衣物,有些撕得破爛,左手環繞住雲中良的頭,把自已那鮮紅的嘴唇湊了上來。

雲中良忽有所悟,心中已慢慢諒解到慧珍突來的動作,而且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於是雲中良亦以敏捷的手法,對胡慧珍的柳腰摟了起來,把嘴上來拚命地在她的櫻桃小嘴中狂吻著。

「哼……哥……我的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好癢……哥……把你的…………大雞巴……給我插……插上吧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忍不住……我……好需要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快嗎……」

慧珍似乎與平常的她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,她口裡不斷呻吟著,那淫聲更使人心中回湯不已。

於是雲中良把嬌軀搖擺不停的慧珍抱到一處較平坦的地方,把他那件白衫在草地上。

那天上的星光照在慧珍的玉腿盡處的小穴上,真是好看,雲中良不由得流下口水。

雲中良的左手,這時已伸到慧珍的兩條之中。

「哥……不要……再……逗我了……快……入我……給……我……止止……癢……我那……小穴……像……有蟲蟻……在走動……奇癢…………無比……哥……求你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聽了胡慧珍的要求聲,更把雲中良刺激得慾火高漲。

「哥……我……難過死了!」

於是雲中良,伸手按住她的陰戶,只覺得又濕又燙,那兩瓣陰唇也隨著手指的拂弄,一開一閉自動顫抖著。

他立刻轉身跪了起來,分開慧珍那兩條修長的玉腿,讓慧珍右手抓著雲中良那火紅的大陽具,對準她那鮮紅奪目的陰戶,猛力一挺,插得她嗯叫一聲,若大的陽具,已全根盡入。

「哥……輕輕點……有……有點痛……但……裡面……好癢……哥…………慢……慢……的抽。

哼……哦……好痛快……裡面……好……好燙哦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痛……哎喲……我……要……飛上天……真是……太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哎喲……哦……嘖嘖嘖……哼……」

慧珍肉緊的淫叫著,一方面又自動地把陰戶往上挺,雲中良更是使勁地抽送著。

雲中良抽送得愈緊,慧珍的反應也愈劇烈,突然她的雙手拚命地按壓在雲中良的臂部,迎合著雲中良的挺送,情緒之熱烈,使雲中良感到吃驚,慧珍這種放蕩的情形比過去的梅萱姑娘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幾十下後,慧珍的氣息粗短的喘起來了,眼睛若開若閉,嘴裡呻吟連聲:「哦……喔……唷……插死……我吧……哥……你的雞巴……又長…………又硬……像根……鐵棍……插到……我穴裡去……插得我……酥……麻……痛……癢……各種滋味……一起來……我……真的……好痛快……哎喲……我有點……吃不消……然……又喜愛……你插……美……美極了……哼……哎喲……我……好快活……快……用龜頭……抵住……我的花心……我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忽然,慧珍的小嘴湊到雲中良唇上,把吞頭塞在他的嘴裡,要他吮吻著,身子挺得更高……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